运河之都的前世今生
 
来源:搜狐网
    一条京杭大运河,蜿蜒一千七百九十四公里,从数百多年前流淌到今天,纵使风云变幻,历史浮沉,它一直醒着。 那一河明眸见证了一座城池的崛起与发展。济宁,作为因“运”而生、因“运”而兴的重要港口,见证了几百年的繁华昌盛和世事变迁。

  河畔,人类最初繁衍生长的地方,承载着人们最原始的记忆,牵动着内心最深处的情怀。一个城市有了河,便多了几分灵动与平和的气韵;而随着商业文明的发展,河水又负载起货物的运输流通,又给运河两岸带来了富饶和繁荣。

  

  悠悠运河,带来了悠悠运河,带来了南北的沟通与交流,也带来了济宁的富饶与繁荣南北的沟通与交流,也带来了济宁的富饶与繁荣

  行走在济宁运河沿岸的小巷,杨柳低垂,燕声呢喃,有着几许江南气息。缓缓流逝的运河水,仿佛仍倒映着当年的繁华景象:船队浩浩荡荡,商旅熙熙攘攘,巷弄的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虽然站在这里,不会引发“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情,但回顾起这数百来年的旧梦,仍令人产生一种历史的感怀。

  

  1907 年,济宁河道总督衙门大门,承载了一座城市曾经的辉煌

  

  老竹竿巷的繁荣,是很多人的旧时回忆

  

  济宁城区古运河,时隔千年,还清流如许

  运河开通之前的济宁,只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小城。当济州初治任城之时,正值辽金战云翻滚,中原一带连年霪雨浸潦,洪水泛滥,济州同样也是哀鸿遍野。南宋爱国名将文天祥被俘解往大都途经此地,曾留下“百草尽枯死,黄花自秋色”、“路上无行人,烟波渺萧瑟”的诗句,真实地记录了当时济宁荒凉冷寂的景象。

  大运河作为南北交通的大动脉,其开掘始于春秋,完成于隋朝,繁荣于唐宋,取直于元代,疏通于明清。经过元代的兴修,弃洛阳而直取北京,方才称作“京杭大运河”。也是自元代起,运河才经过济宁,并使其成为重要港口之一。

  运河开通后,元代便在运河北岸兴建济宁土城。到明代洪武三年(1370 年),又进行大规模的城市改造和修建,由济宁左卫指挥史狄崇将原土城易土为砖,城高三丈八尺,顶阔二丈,周长九里三十步,垛口六百七十个,女墙一千八百处,使旧城面貌一新。明清两代历五次重修,城以八卦形制四门八洞,巍峨壮观,气势雄伟,成为京杭大运河上的名城和重镇。

  

  京杭运河之要塞,在于济宁。由于济宁地处京杭大运河的中段,成了控引江淮漕运咽喉、沟通南北水路的大码头,被誉为东鲁之大郡,运河之要冲。元、明、清三代都把济宁看作为治运和司运中心,派设最高治运司运机构和相应的军事机构常驻济宁。当年运河全线科技含量最高、可与四川都江堰媲美的南旺分水枢纽工程也建在济宁。

  

  明朝初年,黄河两次大的溃堤决口,淤塞了运河河道,济宁上下不能通航,永乐皇帝命工部尚 书 宋 礼 率 军 工 民 夫16.5 万人,前住山东疏通运河。宋礼采纳了汶上民间水利专家白英的建议,始筑南旺分水枢纽工程,成功解决了运河中段水源不足问题

  独特的自然环境、优越的地理位置,使济宁成为南北地区的转漕要地,水陆兼备的物资集散中心,是江北最大的码头之一。北上南下的产品贸易和物资交流,促进了济宁商业服务业的兴旺发达。据《济宁直隶州志》记载,至元二十三年(1286 年),通过济宁运往京都的“漕运三千艘,役夫万二千人,初江淮岁转漕米百万石于京师”。河上帆樯往来繁忙,河岸两旁货物堆积如山。城里城外出现了很多商铺作坊,还成为江南的竹器、瓷器,北方的皮毛和周围副农产品的集散地。意大利威尼斯人、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在元王朝时期,曾游历了中国运河沿镇。到达济宁后,他在游记中赞美道:“这是一个雄伟的大城,商品与工艺制品及其丰富……城的南端有一条很深的大河(即运河)经过,河中航行的船舶,数量之多,几乎令人不敢相信……河中航行的船舶往来如织,仅看这些运载着价值连城的商品的船舶吨位与数量,就会令人惊讶不已。”

  

  大运河纵贯南北,气象万千

  

  黄金水道映朝晖

  清代康熙、乾隆南巡几度驻跸济宁。给济宁留下了许多与古人、胜迹相关联的街巷地名,如城隍庙街、皇经阁街、天仙阁街。济宁因而被誉为“运河之都”。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 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