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杭大运河的千年变迁
 
来源:中国城市报
     大运河是中国经济与文化的长廊,虽然对于它的作用专家学者还有诸多争议,但没有人能够否认,大运河的出现改变了中国政治、经济与文化的格局,千百年来,它一直流淌在中华民族的血脉当中。

  王朝的物流通道

  大运河始凿于春秋末期。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为了争霸中原,利用长江三角洲的天然河湖港汊,疏通了由今苏州经无锡至常州北入长江到扬州的“古故水道”,并开凿邗沟(自扬州到江水,东北通过射阳湖,再向西北至淮安入淮河)。后来秦、汉、魏、晋和南北朝继续施工,延伸河道。

  公元587年,隋为兴兵伐陈,在邗沟的基础上,在扬州开山阳渎,对邗沟进行裁弯取直,进行漕运。605年,隋炀帝下令开通济渠。公元608年又开永济渠,引黄河支流沁水入今卫河至天津,继溯永定河通今北京。610年,继开江南运河,由今镇江引江水经无锡、苏州、嘉兴至杭州通钱塘江。至此,以洛阳为中心,以北京和杭州为终点的南北大运河已经形成,全长1700余公里。

  唐朝时,浚河培堤筑岸,以利漕运。宋朝时,将运河土岸改建为石驳岸纤道。运河的通过能力得到了提高。在运输组织方面,唐、宋都专设有转运使和发运使,统管全国运河和漕运。由于航运的发展和商业的繁荣,运河沿岸逐渐形成苏州、镇江、无锡、扬州等重要城市。

  明、清两代均建都北京,对元朝大运河进行了扩建。明代整修通惠河闸坝,恢复通航;1411年,扩建改造会通河,引汶水入南旺湖,利用南旺湖地势的有利地形,修建南旺水柜,解决了会通河水源问题,并增建船闸至51座。清朝于1681年-1688年,在黄河东测,约由今骆马湖以北至淮阴开中河、皂河近200里,从而使运河路线完全与黄河河道分开。

  共生的城市群落

  运河沿岸各城市的社会结构、生活习俗、道德信仰以及人的内在气质性格无一不打上了运河的烙印。比如北京齐化门外东岳庙一带,历来是京城人士辐辏之处,而此地繁华的起因同样是因为运河漕运。“江南直沽海道来自通州者,多于城外居住,趋之者如归。又漕运岁储,多所交易,居民殷实”,至三月时,庙会兴盛,“道涂买卖,诸般花果、饼食、酒饭、香纸填塞街道,一盛会也。”《析津志》中这样的例子在运河沿岸各城市中举之不尽。

  运河不仅带来城市商机,而且塑造了人的性格,形成了一地特有的城市文化。即以北方运河城市沧州而言,历来民风刚强,崇尚武术,善打抱不平。在传统镖行行业中,历来有“镖不喊沧州”的说法,就是对于沧州之地民风之彪悍的概括。那么,为什么沧州会形成这样刚强彪悍的民风呢?这是与运河大有关系的。沧州地处运河要冲,交通便利,具有扼咽制要的地理优势,在历史上长久以来就是各地割据军冲突争夺的中心。连年的战乱加上自然灾害,从而形成了沧州人勇于争斗、争强好胜的性格特征。一直到今天,在沧州人身上还能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

  运河以其滋润养护之功,深刻地塑造了运河沿岸各个城市的方方面面。它们因为城市的不同而各具特色,但共同的特点在于:它们都是运河与城市中生活的个体相互碰撞而产生的。在此意义上,沿着运河所形成的各个城市,或大或小,就形成了一个一直被忽视的“运河城市群”。

  从“运河城市群”的角度来重新打量运河以及运河沿岸的城市,我们就会发现,因为运河而贯穿起来的庞大的城市群是如此的充满活力。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 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