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捷:运河交通是古代旅游的重要基础
 
来源:苏州新闻网
 

   


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旅游研究所所长张捷

    春暖花开,人们游兴渐浓。对于苏州这个“东方水城”来说,许多精彩游程都离不开水元素。这其中,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大运河与苏州旅游可以有什么样的互动?苏周刊记者近日就此采访了对运河旅游颇有研究的南京大学教授张捷。

  大运河江苏段最具运河遗产的多元化特征

  苏周刊:您主持编制了《江苏省古运河旅游发展规划》(2010-2025),这份规划中主要用了“古运河”而不是“大运河”的说法,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张捷:当时大运河申报世界遗产尚未成功,同时江苏省内水网体系纵横,大运河辅助的运河河网很多,尤其是连接汴河通向宋代都城的江苏古运河也有很多非常突出的遗址,比如号称水上长城的洪泽湖大堤等。因此,当时作为运河申遗的基础工作,这个规划中所说的古运河涉及范围更大,内容更多。江苏省古运河干线纵横交错淮河、长江、微山湖、骆马湖、洪泽湖、太湖等湿地旅游资源,为开展湿地生态旅游奠定了生态、资源优势。
  苏周刊:上述规划中提出,江苏古运河是中国运河文明的制高点和核心地段,为什么这样说?运河文明的核心内容是什么?
  张捷:水运是人类历史上重要的交通运输模式。所谓运河文明是指人类文明进程中形成的一种依托人工开凿水运河道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并带动整体跨流域社会文明发展的重要类型。中国古代开凿运河的历史悠久,从早期的古邗沟、灵渠到隋朝大运河,它们的开凿贯通了不同流域,形成运输通道,促进了沿岸地区城镇和社会工商经济业发展。
  中国大运河目前通航主要在江苏段到浙江段(山东济宁段局部通航),至今仍然发挥着重要的经济、社会、文化价值,这最能体现运河遗产的原真性;据测算,其运输功能相当于6条沪宁高速公路的运量,尤其作为低成本运输方式仍受青睐。《国际运河遗产目录》作为专家会议提交给世界遗产委员会的重要调研报告,重点关注运河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OUV),也就是运河遗产通过不断修缮、持续发挥经济和社会价值。在技术、经济、社会、景观等四大评分标准中,《国际运河遗产目录》多次提及江苏段古运河。
  相对而言,中国大运河的山东段主要表现为水利史上的科技价值。河北段主要为遗弃的河道,遗产点多在地下。浙江段主要表现为拥有众多的桥梁。700多公里长的江苏段则最具运河遗产的多元化特征,遗产点类型齐全,且多位于地上,并保持壮观的通航景观,与运河的行政管理,漕运,盐运,经济、社会、文化传播与交流联系最为密切。主要表现为:
  淮安境内漕运总督署、河道总督署部院为代表的运河管理机构遗存;扬州的盐商宅园、会馆为代表的盐业航运及运河园林结合的历史遗迹;以苏锡常为代表的精美桥梁、水弄堂和近代民族工商业遗存;以清名桥、青果巷、西津渡、河下古镇为代表的运河历史聚落遗产;以清河、中州岛闸口、归江十坝、洪泽湖大堤、归海五坝为代表的人工土方工程,其中洪泽湖大堤被誉为水上长城;最能体现境内境外的社会、文化传播与交流,包括马可·波罗、普哈丁等境外旅游者与江苏的结缘,隋炀帝下扬州观琼花、白居易游宿太湖、鉴真东渡等;最早实现城镇商品经济繁荣,中国古代江苏段运河游风最为炽盛,体现为江南运河沿线涌现了苏州、无锡等众多旅游重镇。
  与运河相关衍生了很多历史文化遗产和遗址,同时流传至今还有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昆曲、古琴、明清小说、江南古镇很多与运河关系密切。所以说,江苏古运河是中国运河文明的制高点和核心地段。

  古代苏南旅游最重要的模式是运河旅游

  苏周刊:运河旅游古已有之,您能概要分析一下江苏运河旅游发展的历程吗?
  张捷:应该说,古代苏南旅游最重要的模式就是运河旅游,或者说运河交通是古代旅游的重要基础。中国京杭大运河追溯到隋代,最广泛的传说是隋炀帝下江南就是为了旅游。后期有很多运河旅游的记录,例如,宋代著名书法家米芾的《吴江舟中诗卷》书法名迹等。
  隋唐时期古运河旅游具有政治性、采风性色彩,旅游者队伍的结构限于帝王官员、缙绅文人等,颜真卿、米芾、姜夔、唐伯虎、沈石田都有运河相关诗词。宋元时期特别是京杭大运河南北贯通后,旅游活动进一步发展,更出现了马可·波罗这样的境外旅游者。明清时期,城镇商品经济繁荣,古运河沿线旅游之风盛行,江南运河成为人间天堂,开始涌现苏州、无锡等众多旅游重镇,旅游者队伍结构发生变化,出现早期“大众旅游”现象,虎丘、惠山、金山、平山堂等名胜地,游客四时不断,《姑苏繁华图》展现了中国早期的“RBD”(休闲商务区)、“黄金周”色彩。
  到了现代大众旅游时期,古运河旅游经历了快速崛起阶段、波动低谷阶段和初步复苏阶段。二十世纪80年代,江苏古运河旅游以其悠久的历史文化、独特的人文景观和浓郁的民俗风情而成为旅游业的一枝奇葩,无锡、苏州、扬州等地都开发了古运河旅游项目。80年代初期,无锡北塘米码头和沿河廊棚、北大街大桥都还在,70年代末期甚至还有拉纤帆船与轮船拖船同时在运河繁忙运输的景象。
  进入二十世纪90年代后,快速城市化破坏了遗产原真性,水质污染严重威胁了古运河水域景观,古运河游览人数逐渐减少。以无锡为例,1981年-1990年古运河游览项目共接待海外旅游者30余万人次,年均约3万游客。而1992年-1995年,每年接待海外游客下降到只有约2万人次。
  近年来,随着大运河申遗和廊道遗产旅游的兴起,古运河旅游开始全线升温。古运河聚集了众多高级别遗产,面临重大旅游机遇。苏州推出环城河夜游项目,无锡推出古运河风情游项目,常州推出“游运河——必到常州”运河专题旅游项目,扬州推出了“古运河希拉克之旅”。古运河旅游产品的开发初步获得了市场认同。
  苏周刊:2014年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对我省大运河旅游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
  张捷:一方面,在时间尺度上,将会有短期市场轰动效应,中期对遗产管理保护的促进效应,以及长期尺度的品牌效应。
  另一方面,从旅游系列来说,大运河在全省旅游方面,具有品牌效应、特色产品、空间带动、创新空间、形象驱动等多种作用。

  大运河申遗成功对苏州旅游业发展有非常强的促进作用

  苏周刊:《江苏省古运河旅游发展规划》(2010-2025)对我省古运河沿线八市的旅游资源进行了梳理,其中,苏州古运河的旅游品质和旅游资源储量居八市之首,请您分析一下其特色和发展优势。
  张捷:苏州、扬州、淮安在江苏古运河旅游资源方面可谓三足鼎立,各自具有自己非常强的特色。苏州的古运河是贯穿在全市旅游资源和产品之中的。比如,作为品牌景点资源,苏州的盘门景观资源河-城合一,有很强的独特性。寒山寺的文化品牌价值突出,内涵丰富,从诗词文化、书法景观到新年钟声等景观,以及佛教文化如寒山拾得的传奇等,都非常精彩。
  此外,苏州古运河还有很多资源值得关注发掘。吴江作为古代苏州通往杭州的重要节点,有很多运河文化资源,像垂虹亭、垂虹桥等,米芾《蜀素帖》所书八首诗中就有一首《吴江垂虹亭作》,吴江震泽镇慈云寺中有吴道子画石刻和王安石书法,还有古代反贪石碑。
  吴江的古诗词文化中有很多反映与运河相关的水乡文化的诗作,例如陆龟蒙的系列渔文化诗等,都值得关注。
  苏周刊:在您看来,发展运河旅游对整个苏州旅游业发展的意义是什么?
  张捷: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后,依托大运河这一世界文化遗产以及苏州相关的文化旅游资源,对苏州旅游业的发展有非常强的促进作用。
  概括来说:一,大运河可以作为某种文化链,形成相关核心资源;二,可以作为重点开发的专项旅游产品;三,从国际营销角度来说,可以作为苏州旅游发展的重要品牌之一;四,运河相关资源可以作为重要的旅游形象,比如《枫桥夜泊》及其诗碑、寒山寺等就是苏州重要的旅游形象。
  在某个层次上,大运河可以形成串联不同历史文化资源的文化链。而且,对苏州旅游来说,并不是只有这次直接列入世界遗产目录的点段才是运河文化资源,不少没有列入的点也和运河文化密切相关,比如苏州有很多古镇,像同里、周庄、震泽、锦溪、千灯、沙溪等,其中不少地方在历史上曾承担着米码头、丝绸码头、布匹码头等功能,这本身也是灿烂的运河文化的一种体现。可喜的是,江南水乡古镇申遗工作目前也已经全面启动了。
  各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没有纳入大运河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体系,当然,其中像昆曲、古琴等本身就已经是世界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另外,苏南地区是重要的丝绸产地,拥有苏绣、云锦等精品;苏州、无锡都有不少丝织企业,从古至今,有很多相关的工业遗产……我们一定要充分放开来思考这些文化遗产,在保护好它们的基础上合理利用。

  苏州是带动江苏运河旅游发展的龙头

  苏周刊:您怎么评价苏州运河旅游发展的现状?
  张捷:苏州在发展运河旅游方面已经做了不少工作,也取得了不少成绩。苏州的历史文化资源丰富,其中与运河文化相关的资源也很多,并且以往在开发旅游的过程中也自然地有所利用,像山塘河、山塘街、寒山寺、宝带桥等,都是运河文化的重要标志。尤其是盘门,从遗址到景观都很好,非常精彩,这是别的地方难以替代的。苏州的运河文化资源国际影响大、故事多,景观好,而且比较集中,类型又多,赏心悦目。所以我们当时在做《江苏省古运河旅游发展规划》时,就把苏州当作带动整个江苏运河旅游发展的龙头。
  苏州还有自己的环城河旅游,也是非常好的。
  苏周刊:除了水上游,苏州环古城河健身步道去年底也已经全线贯通了,人气很旺。
  张捷:这是一种提升,不但可以坐船游览,还扩展了休闲空间,是很好的模式。
  苏周刊:苏州未来在发展运河旅游过程中还有哪些点需要特别关注并加以提升?
  张捷:首先是水质的提升。我们国土资源与旅游学系的系主任章锦河在做新一轮运河旅游发展规划时,进行了水样监测方面的工作,发现我们监测到的所有大运河江苏段采样点的水质都不符合国家有关景观娱乐用水标准,亟待治理改善。
  其次,以前人们旅游以观光为主要目的,到如今休闲的需求日益增长,休闲空间需要扩大。对苏州来说,平江路是非常受欢迎的休闲空间,但光有平江路还是不够的,要考虑苏州古城如何跟大运河相结合,有效扩展出更多的休闲空间。可以通过古运河还有环城河等,把苏州具有原真性的历史文化进一步拓展、修复。苏州有了新城,可以在古城有意识地复建那些格局仍然保存、但建筑已被破坏的区域,当然这需要科学的长期规划,同时这种工作可以结合全域旅游的理念来进行。
  说到原真性,我研制过一个书法景观指数,可以用它来测量一个地方的文化原真性,实践下来很有效。我们曾以苏州的观前街、十全街作为样本,用这个指数进行测量,很遗憾地发现这些区域传统文化的原真性比较薄弱。未来如何在城市更新的过程中形成更多与苏州悠久的历史文化密切相关的景观,把精彩的人性化的苏式精致生活、诗意栖居属性的文化逐渐恢复起来,这是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需要更多懂得苏州传统文化的专业人士参与到专项规划中。
  苏周刊:您提到的书法景观指数是什么概念?
  张捷: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看一个历史街区里面,商店用现代化的招牌多还是使用传统书法的招牌多。我们认为,用传统形式招牌的商家越多,就显得越原真。如果一个地方充斥着使用电脑字体的粗糙的塑料灯箱等,那很难说它的文化原真性有多强。我们在全国范围内18个城镇的旅游代表区域进行了相关调查分析,包括北京、广州、南京、南昌、长沙、苏州等地。在苏州范围内,周庄在这方面是做得比较好的。我们还到日本和东南亚做过相关研究,并在日本发表了论文。

  发展运河旅游的前提是保护好运河遗产

  苏周刊:文化是运河旅游的重要内核,发展运河旅游时应该怎么更好地挖掘文化内涵并由此设计出更吸引人的旅游线路和产品?
  张捷:首先还不是挖掘的问题,而是梳理和保护的问题。保护是第一位的。我们的规划重点要解决的也是古运河遗产保护与旅游发展的协调问题。梳理方法则有很多,比如,可以通过研究书法景观这一文化链,了解由它串联起来的一系列文化现象。拿苏州来说,古时候出过很多著名的书法家,像“草圣”张旭和明四家的文徵明、唐伯虎等,他们的故事(口头遗产)值得挖掘;颜真卿、米芾等大书法家也留下了与苏州有关的书法作品。景观方面,苏州有很多有名的碑刻,像虎丘千人石附近的生公讲台、剑池等处刻有很多书法作品,都是增加其历史文化内涵的重要元素。苏州园林里也有很多碑刻,还有楹联、牌匾等,都有它的内涵和有趣的故事。
  运河也是这样一种文化链,它可以串联出一系列的东西,从运河本身到码头、桥梁,流经的古城、古镇,街区、园林,还有无形的古诗词、书法、绘画等。比如,依托一幅《姑苏繁华图》,木渎很聪明地挖掘其中的文化内涵,说古运河苏州段有一半在它那儿,虽然客观上说它到不了这个地位,但这样的意识挺好的,值得肯定。
  然后就是展示的问题。有些文化遗产不是景观型的,就要想办法把它可视化。有些古代的景观后期受城市化影响较大,就要恢复其原真性。有些文化遗产比较分散,就要考虑片区规划。尤其要注重遗产的完整性,如果园林修复开放的就仅仅是一个花园,把前面的居住区域都去掉,只拿出一个后花园,而没有整体呈现,这是不对的。所以我特别赞赏“私享拙政园”这样创新的做法,它在一定程度上还园林以本来面貌,让人体验到生活在园林里面是个什么概念,这就比较完整地展示了苏州的生活文化、艺术文化。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创新的问题。这些文化资源可以跟现代的旅游产品相衔接,创制特色旅游纪念品等。
  苏周刊:旅游纪念品缺乏特色等问题多年来一直困扰着旅游业界,对此您怎么看?
  张捷:雷同的廉价纪念品不只是全国各地都有,甚至全世界都一样。怎么来个性化?一定得依托本地文化进行创新,比如上海博物馆将自己珍贵的字画藏品印制在T恤衫上等,形成独特的纪念品,苏州博物馆也进行了可喜的尝试,但还需要在精致化等方面下更多功夫。旅游纪念品应该走向个性化,从土特产转向依托本地文化元素、文化符号、景观符号等元素发掘多元化、多种类型、多种功能、多种价格层次的旅游纪念品。
  回到之前所说的运河旅游相关线路、产品设计的问题。还有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具体操作中要因地制宜,按照各地的运河资源和文化的具体特征、相应区域的经济区位、市场背景情况等进行思考,避免运河旅游开发的雷同性。

  人物简介

  张捷,男,1960年7月生。现为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旅游研究所所长;中国地理学会旅游地理专业委员会主任,教育部旅游管理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国际旅游研究协会(ITSA)副主席,国际地理联合会(IGU)旅游休闲与全球变化专业委员会执行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旅游地理与旅游规划、信息地理和书法地理、喀斯特地貌。在国内外核心刊物及出版物上发表论文200多篇,学术论文中国知网(CNKI)统计总被引次数6400多次。主持国家自然基金项目6项。主持江苏省“十三五”旅游发展规划、江苏省古运河旅游发展总体规划、江苏沿海地区旅游发展规划、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三清山世界遗产地游客管理等旅游规划。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 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