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大家谈/孙淮生:运河发展应与农村城镇化相结合
 
来源:齐鲁网
 

    聊城齐鲁网6月5日讯(记者 左新新 赵志鹏)2003年,由山东省考古所牵头,聊城段大运河申遗工作开始筹备,实地考察、收集相关资料等,直到2014年6月22日申遗成功,这项工作持续了11年。聊城齐鲁网记者专访了大运河聊城段申遗工作的组织者和参与者之一——原聊城市文物局副局长、研究员孙淮生,听他讲述数百年来大运河聊城段的历史变迁。

  记者:如今,距离大运河申遗成功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这两年来,聊城因运河而迎来许多新的机遇。作为大运河聊城的申遗成功的功臣,请您介绍一下,目前聊城运河的基本情况如何?

  孙淮生:大运河聊城段,于公元1289年(元代至元26年)开凿。北起临清市、南至阳谷县张秋镇,途径东昌府区,如今直线保留的长度约为97.5公里,但严格意义上来讲,还有15公里的运河河道。在大运河横穿黄河的地段,因地理原因,航船经过带来很大不便,故而于公元1855年(清光绪年间),在阳谷县陶城铺和阿城镇之间又新挖了一段河道,有30多里长。

  其实,原来的运河河道有很多个弯道,像龙湾、马湾等地,俗话说“三弯顶一闸”,弯道能起到水流减速的作用。1957年运河河道改造,“截弯取直”,运河的作用逐渐从运输像排洪、灌溉转变。如今,老运河的弯平的已经差不多了,有的变成了农田,有的还保留些痕迹。

  记者:数百年来,在完善水利设施、以利交通的前提下,大运河依然留给聊城人民许多文物和文化遗产。请您介绍一下,在文物方面,运河都遗留了哪些宝贵的财富?

  孙淮生:首先,船闸。经过考察,大运河聊城段有20个主河道闸,如今保留了16个,还有两个进水闸、两个减水闸,有的已经残破,有的埋于地下。这些闸有元代的、明代的、清代的、民国的,但值得强调的是,整个中国运河段,元代的闸保留的很少,而聊城短距离内就保留了3个。

  第二,宗庙设施。船闸附近一般会建座龙王庙。龙王是管水利的运河神,大运河聊城段20个闸,几乎都有庙。如今,我们仍可以找到当初龙王庙的基址。

  第三,闸关工作人员居住的建筑,以及库房建筑。像明清时代,在闸关工作的有管闸的闸夫,帮船过闸的溜夫,负责疏通运河淤浅的捞、浅、铺服役人员。如今这些建筑大都被破坏了,但历代运河图上,都能找到它们。

  第四,吸水兽“趴蝮”。趴蝮是传说中的龙九子之一,会调节水量,可保一方平安。每个船闸几乎都有趴蝮的石像,保佑运河能顺利通船。目前仍保留许多趴蝮石像。

  第五,码头。大运河聊城段有五个码头。临清有两个砖码头,聊城两个码头,阳谷张秋镇有一个,如今依然有保留。

  还有大家熟知的临清运河钞关,是整个京杭大运河仅存的一处运河钞关。在运河申遗期间,我们还对一些文物进行了修复,如张秋镇和阿城镇的4个闸、临清的两个闸、以及临清段的运河。还有从张秋镇到七极下闸的阳谷段运河,这是整个聊城段最具原生态的。

  记者:大运河申遗成功后,聊城市更致力于将其打造成一张最具代表性的城市名片。对于未来大运河聊城段的保护利用,您有什么建议?

  孙淮生:追溯聊城历史上的辉煌,可以说都是运河开通后,尤其是明清年间发展而来的。所以,我们应该感恩运河,聊城人要知道运河对聊城的贡献,才能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回报运河,怎么样去保护运河、利用运河。

  首先,我建议把有形的东西,包括运河的那些弯道,都纳入运河的保护体系当中,加强保护力度。已经成为平地的,能否考虑下清淤,这些弯道都是原来科学运输体系的体现,当时的水利设施技术是非常科学的,我们应该呈献给大家一个完整的运河。

  第二,结合沿运河农村城镇的发展、新农村的建设和城市化进程,将其有效的和运河发展结合起来。比如沿运河线上有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可以充分的利用。还可以发展温泉旅游和农家乐等。通过有效的把运河和城市、乡镇、农村有机地结合起来,有利推动运河沿岸的文化与经济发展。

  第三,宣传力度必须加强。既然有这么多好的东西,就应该让大家都知道。其它地方的人知道了聊城的运河文化,来的人自然就多了。去年我接待了一些日本的教授学者,他们在网上看到了阳谷的周店船闸,有上下闸和一组完善的水利设施。这些日本学者专程来到周店,看这个闸。而在国内,许多人对聊城的运河文化了解到并不多,我认为这就是宣传的问题。好的宣传就是展示运河文化一个非常好的方式。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 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