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羽妙谈济宁运河文化
 
来源:济宁新闻网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随着现场主持人唱起《我的祖国》,从济宁走出来的词坛泰斗乔羽做客《2009中国记忆——中国文化遗产日电视直播行动》济宁录制现场,并担当访谈嘉宾,回忆儿时在济宁的生活,妙谈济宁运河文化。

  儿时的大运河白天很壮观,晚上很静谧、神秘

  乔羽刚一落座,现场主持人就问起乔老先生小时候的大运河是什么样的?乔羽用一口纯正的济宁乡音谈起儿时大运河济宁段的生活场景。“那时候,大运河上的来往船只特别多,非常壮观,有运煤的、运粮的等各式各样的船只,船过闸的时候,两边船沿与船闸两边离的特别近,照样能顺利通过,那时候船工的技术很高。晚上的时候,大运河上就比较静,我们经常去放荷灯,就是自己制作成荷花式样的灯,能够飘在水上,特别漂亮,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去放荷灯,那时候是特别的多,据说荷灯是用来追忆亡灵的,所以我小时候的大运河白天很壮观,晚上很静谧、神秘。”

  录制现场,乔羽还津津有味品尝起现场工作人员准备的玉堂酱菜,并自豪地说这是济宁有名的小菜,称当时玉堂酱园是从江苏一带通过运河搬到济宁,并经过济宁送到了紫禁城,慢慢地就全国有名了,当时玉堂酱园有2000多名工人,规模非常的大。

  去老济宁土山听评书、看“砸杨琴子”

  乔羽说小时候经常去济宁土山玩,里面有说书、唱戏、小吃店、变马戏(变魔术)等等,他什么都爱听,图个热闹。当主持人说起山东琴书时,他还用济宁话趣称“砸杨琴子”,那时候他经常去听,题材取自古典故事、民间传说等等,非常地广泛,长的山东琴书能说一个月,短的一会就说完,非常的文雅,在鲁西南一代很有群众基础。

  录制过程中,现场工作人员拿出了唢呐,乔羽笑着说起:“哎呦!这不是‘叭喇吭’么,小时候经常听,”乔羽回忆说,那时候无论红白喜事都要吹,有时候还请来两家吹唢呐的乐队,谁吹的好打的赏钱就多。那时候吹唢呐的人社会地位一般不高。当主持人现场小试的时候,没有出音,乔羽笑称:“你的技术不行,吹都吹不响!”

  对于济宁老家的乐器,乔羽很熟悉,但乔羽也表示自己没有见过一种乐器,那就是济宁的阴阳板。主持人介绍说,这是400多年前的济宁比较流行的一种乐器,后来消失了,经过济宁文化工作人员的整理才又重新制作出来的。

  非常爱吃家乡的热豆腐

  谈起家乡的小吃,乔羽是如数家珍,“好吃的东西太多了,看你的饭量了,热豆腐、甏肉干饭、筒子鸡、胡辣汤、南阳湖的鸭子、四鼻孔鲤鱼,我最爱吃热豆腐。”

  乔羽还向主持人介绍起了济宁有名的运河特产四鼻孔鲤鱼的做法、吃法。录制现场乔羽还用“南阳湖的鸭子——呱呱叫”的歇后语夸奖主持人,引起现场观众的一阵大笑。

  乔羽说,家乡的甏肉干饭非常地好吃,但是小时候很少能吃到,吃甏肉干饭的人家都比较富裕,一般的百姓很少能吃到,当时,乔羽的家境一般,所以平时很少能吃到,现在一听到甏肉干饭,还是一样感觉非常地香。

xin_481206151107015978012.jpg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 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