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文物保护的是与非
 
来源:文化遗产公众号
 

  核心提示:2016年是中国文博事业红红火火、频放大招的一年。从海昏侯的大展展期结束时间一延再延,到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走红;从年初的“佛首回归”到花山岩画申遗成功。许多大事的发生都成为了“文化遗产”这一概念丰富乃至蜕变的先声。“鼓励更多的社会力量的参与”、“大力发展文博创意产业”、“合理适度利用”等新的侧重点虽然引发了一定的议论,却也符合中国政府让文物“走出深闺”的政策导向。为了解更多的幕后故事,吴小莉来到了中国国家文物局,与局长刘玉珠有了一次相约问答。
  VO1:用科技创新武装文物保护,科技联盟应运而生。
  吴小莉:我们也很好奇,这个创新联盟的经费来源是大学的经费呢?还是文物局的经费?
  刘玉珠:大学的。
  吴小莉:但是他们把科研的成果贡献给文物单位。
  刘玉珠:对,对。
  VO2:“最美野长城”被抹平,背后是文物工作者的无奈和眼泪。
  刘玉珠:他们的本意还是好的。但是,这个效果适得其反。
  吴小莉:好心做坏事了。
  VO3:性质恶劣,河南汝州百余座汉墓被开发商夷为平地。
  刘玉珠:破坏文物入刑,这个问题就是我们《刑法》已经修改,这方面已经有了。
  VO4:本周问答中国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
  创新科技应用于文物保护
  串场1:回望2016年,是中国文博事业红红火火、频放大招的一年。从海昏侯的大展展期结束时间一延再延,到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走红;从年初的“佛首回归”到花山岩画申遗成功。许多大事的发生都成为了“文化遗产”这一概念丰富乃至蜕变的先声。“鼓励更多的社会力量的参与”、“大力发展文博创意产业”、“合理适度利用”等新的侧重点虽然引发了一定的议论,却也符合中国政府让文物“走出深闺”的政策导向。为了了解更多的幕后故事,前不久我来到了中国国家文物局,与局长刘玉珠有了一次相约问答。
随访:
  吴小莉:局长好。
  刘玉珠:欢迎小莉,你好。
  刘玉珠:欢迎你。
  吴小莉:很高兴到文物局来看您。
  刘玉珠:谢谢你和你们台对这个文物的关注。
  吴小莉:那是必须的,是国家的宝贝,大家都要维护它。我看到好像您,好像在世界各地也喜欢搜罗一些历史文化的东西。
  刘玉珠:对,这是罗丹的这个《思想者》是我当年第一次,就是15年前第一次去法国,法国参观这个卢浮宫的时候,我看到这个文创产品很好。我就给它买回来了,但是背起来很沉的,
  吴小莉:特别扛回来的?
  刘玉珠:我从这个法国给它扛到,扛回来的,对。
  吴小莉:也就是说文化产品做成创意产品还是很有生命力的。
  刘玉珠:对,是。
  吴小莉:您愿意扛?
  刘玉珠:对对对,是。而且愿意自己出钱,自己扛。
  专访:
  吴小莉:我们知道到2020年,国家文物局希望能够完成的是文物科技的创新体系建立,那么文物科技,现在给我们科普一下,哪一些文物科技对于中国的文物的挖掘、保护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
  刘玉珠:这个文物在科技领域的这个应用,那就是,应该说是某种意义上是带有全覆盖性质的。我就举两个例子来说明。就是科技在文物这个领域的应用。五十年代发掘这个定陵的时候,那么呢,考古工作者打开以后,整个那个里面呢是,就是很耀眼的。因为它那个皇家的东西,像一些丝织品,但是由于这个一打开,那个科技手段呢,还不完善,也没有利用好,所以说特别是那些丝织品,还有一些金属,马上就被氧化了,就就是原来很亮丽的,就还没有来得及拍照片,结果都成了一团灰了。你包括这个马王堆,它也存在这个问题,尽管那个时候的技术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呢就是说这个开发过程中,一些丝织品的这个保护,就受到了很大的破坏。那么同样,我们在海昏侯墓这个发掘当中,这个专家团队,就是首先是在理念上就是更加科学和完整,就是在海昏侯这个发掘当中,对文物的损害程度就极小,就是包括它对于光,空气,微生物,它那个综合的,这个技术的运用。
  吴小莉:我们看到一个技术挺有意思的,叫做地球物探技术,据说是可以无损的探测到地底下的一些文物,就好像给大地做CT一样,我不知道这样的技术是不是也是我们需要的?
  刘玉珠:这个技术当然了可能是国际上这个属于领先,但是我们现在就是中国自己,在这个方面已经也有能力,解决这个方面的(问题)了。现在好像我们有的就是,有的地方也在利用这个(技术),但是现在一般的是这个成本还是挺高的。
  吴小莉:有没有什么一些国际上具有的能力,我们现在还是希望能够积极引进,甚至积极合作的?
  刘玉珠:因为这个中国的文物和国外的文物的这个特点是。
  吴小莉:不太一样?
  刘玉珠:是很不一样的。因为这个国外的文物说实在的,没有我们这样的这个繁复。
  吴小莉:繁复?
  刘玉珠: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这个文物,我们要想解决中国文物和科技的这个保护问题,
  吴小莉:还是得自己解决问题?
  刘玉珠:这个主要还要靠自己。国际合作只能是解决某一个点上的问题,但是不能可能解决面上的问题。
  VO1:2016年11月,国家文物局发布了“十二五”文物保护科学和技术创新获奖名单,获奖的项目共有10个,涉及文物保护修复、博物馆、考古发掘等多个领域。其中一种叫作“薄荷醇”的化合物颇为引人关注,原本是牙膏、香水这些普通生活用品的组成原料,现在却被用来替代在考古界使用了几十年的石膏。从牙膏到石膏,网友们大呼文物领域的创新程度超乎想象。
吴小莉:这十项当中,您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
  刘玉珠:我倒是看了那个,因为那个颁奖活动我也参加了,就是那个防震关键技术的这个应用,我觉得那个印象比较深刻。因为就是那个汶川地震,那次地震的破坏程度还是挺大的,但是这个雅安博物馆和成都博物馆,事先就是应用了这个技术。所以说,那一次的地震尽管破坏这么大。但是,就是这两个博物馆在应用了这个防震关键技术,那对文物的安全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那使这个两个馆,就是重要文物没有什么大的破坏。
  吴小莉:近几年就是文物局和地方大学的合作,建立了一个文物保护的科技创新联盟。
  刘玉珠:对。
  吴小莉:而且据说是从浙江大学开始的?
  刘玉珠:对。
  吴小莉: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联盟?
  刘玉珠:因为它是有几个方面。从考古发掘到这个地震期间对文物的保护,那么使我们文物工作者感觉到就是这个现代的技术,特别是应用技术对于文物保护它这个重要性。首先浙江大学有这个技术团队和技术力量,他们在前面也做了一些比较好的研究。而且,这个研究成果运用到文物保护上,成效是很明显的。所以说就是当时是属于,就是在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就是他们成立了一个就是这种联盟。
  吴小莉:我们也很好奇,这个创新联盟的经费来源,是大学的经费呢?还是文物局的经费?
  刘玉珠:好像这个主要是大学的。
  吴小莉:但是他们把科研的成果贡献给文物单位。
  刘玉珠:对,对。
  吴小莉:那会不会有文物单位说我现在需要攻克什么难关,然后交给大学来帮我攻克。
  刘玉珠:那也有的。你包括有一些就是文物单位无法解决的问题,它要求助于社会,求助于大学。因为文物领域的门类众多,它有的常年,几十年来就研究,这个你比如说。
  吴小莉:就只钻研一个。
  刘玉珠:对,就这,就这一点点。
  吴小莉:比如说?
  刘玉珠:你比如说这个故宫,大家看到了《我在故宫修文物》,你比如说它的书画,书画,甚至这个书画修补技术。比如说这个,包括什么那个叫,除这个病虫害的技术,它那个面特别窄。而且它整天的就是要研究的是这个。但是它这个技术方面的,社会上的这个技术方面的进步程度到了什么程度?这些具体的部门并不一定了解。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 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