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重点提案督办调研“大运河经济带”建设
 
来源:人民政协报
 

   “大运河沿岸的情况,跟你想象中的,很不一样吧?”全国政协委员胡凌云在全国政协将建设“大运河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重点提案督办调研座谈会后的午休时间一边散步,一边认真地对记者说:“别说通航了,现在的情况,是在山东济宁以北的广大华北地区,很多大运河的主河道里都没有水。”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大运河从古至今一直是令人自豪的贯通南北交通大动脉,千里水脉、波光粼粼,运河两岸绿柳茵茵、繁花似锦,运河上千帆竞渡、百舸争流。

  但事实,仿佛并不如此。

  “在黄河以北地区,尤其是鲁北、河北等地,大运河的主要河段已经出现干涸情况很久了,大运河的黄河以北段缺水,缺得太厉害。”同行的全国政协委员胡刚说。

  1855年,黄河决口北徙,运河两岸航道逐渐淤废,南北航运开始隔断。20世纪70年代,因水资源严重匮乏、降水量少、在黄河以北地区,尤其是京津冀地区,京杭大运河部分河段出现严重的断流,这不仅对大运河周边生态造成严重影响,也深刻影响到大运河沿岸城市的经济发展。

   “你是不知道,现状简直是太可怕了。比如,一两年前在沧州,干涸的运河古道还在,但没有了水。申遗之前,就有一些人跑到古河道里挖文物,那场面真是触目惊心。”全国政协委员张廷皓对记者说:“现在治理的情况虽然好了些,但运河里依然没有水或者是季节性的缺水。即使有点儿水,也缺乏补给来源,生态问题严重,水量和水质都令人担忧。”

   “华北地区本来就比较缺水,又会出现季节性的断流,因此,大运河在黄河以北段的缺水状况尤其严重,虽然有时候会有自然降水补给,但对于运河来讲远远不够。”全国政协委员苏国萃说:“没有水,别说航运,就是最基本的河流状况都无法保证。”

  对于黄河以北的大运河而言,作为一条“河”,没有水,似乎就意味着没有一切。

  干涸的古河道像一道伤疤,在田间地头蜿蜒曲折地蔓延着。河道干涸,黄沙满地,昔日运河盛景只能留在古籍中。

  由于缺水,生态环境的恶化似乎也接踵而至。“运河故道经常成为各种建筑和生活垃圾的堆弃场,这在之前的调研中经常能够见到。”全国政协委员苏国萃说:“就算河道里存留一些水,水质也是劣五类,河里的藻类植物非常多,水质和水量根本无法保障。”

  “咱们这几天在徐州见到的引运河水回灌煤炭开采坍塌区的潘安湖自然湿地、在济宁见到的引运河水形成的太白湖湿地等,都是因为水文条件好、可以借运河的水改善生态环境。”胡凌云委员说:“但是,对于黄河以北地区而言,运河里都是缺水的,大运河自己都不够,怎么补充其他?以运河之水改善华北的生态环境,尤其是京津冀的生态环境,首要问题在于运河里需要先有水。”

  没有水,拿什么拯救黄河以北的运河、华北的生态环境呢?运河之水,又要从何处来呢?

     “作为一条从古至今的人工河,对于大运河的补水,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一直被寄予厚望。”全国政协委员李津成说:“南水北调东线现在已经穿过黄河到达山东德州。在华北地区,将大运河保护开发和南水北调东线后续工程结合起来,统筹规划建设,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面临着经河北直达北京天津和未来雄安新区的迫切任务。延伸输水的南水北调工程与大运河黄河以北段的保护开发利用工作应当彼此协调,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尽快决策。”李津成委员说。

     “保护、开发和利用大运河需要国家整体的统一规划,无论是通水通航、水利建设、经济发展还是生态保护,都需要在严密科学论证的基础上,整体布局。”全国政协委员黄文平说。

     “大运河两岸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与运河发展关系密切。”全国政协委员刘川生说:“济宁以南运河通水地区,经济发展较快,生态建设也做得比较好。济宁以北运河不通水的地区,生态环境建设面临着多重考验。”

     “依目前情况而言,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为大运河的保护、开发和利用提供了机遇。”张廷皓委员说:“总的来说,对于黄河以北的大运河保护和建设而言,首先是要河里有水,这才是大运河发展最为重要的先决条件。”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 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