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遗产
运河船娘温柔乡中“摇出”的百年吴桥
 
来源:一怪江南生活志
 

“小小无锡景呀,唱吧那诸公听……”。


今天唱,有这么一天,停在运河上的杨氏画舫老板娘将桂玲喊到身旁:“桂玲啊,明天有一位贵人从上海来我们船上玩,你可要好好服侍啊。”说完给了桂玲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桂玲已心领神会。

 

那一天是100多年前的1913年的一天。


无锡画舫,又名灯船,始于清末。初为小型船只,专门包租给地方绅商作交际、酬酢之用,或接待客商,并不对外营业。灯船可从运河行至太湖游览。


无锡的灯船分为两类,有船妓者俗称“荤灯船”,无船妓者俗称“素灯船”。最兴盛时,无锡有大小灯船20多艘,多停泊于游山船浜。游山船浜位于无锡北门外长安桥南堍,该浜北通运河,南通北水关和护城河。清末,这里因停泊游船、灯船而命名。


杨氏画舫当属“荤灯船”。船娘桂玲,年轻美丽,长的体态端庄,举止娴静,色艺双全,在无锡船娘之中很有名气。

上海来的这位商人名叫吴子敬,安徽人,在上海经营丝厂和蚕茧生意,吴子敬办事干练,有魄力,广有家财,每年春季茧讯时期,要到无锡来收购蚕茧,在无锡逗留好几个月。与无锡丝茧同行大款薛南溟、祝兰舫等颇有交往,有钱的大老板都喜欢假做风月场所吃酒作乐,就像现如今商业上的应酬去KTV、大浴场一样,那时的娱乐场所比较单一,画舫吃吃花酒是首选。


当时上海外白渡桥刚建造竣工不久,无锡新桥完全按照外白渡桥桥型设计,为钢架桥,由上海求新工厂承建,半年建成。全部工程款共计27000银元。因为这座桥是由吴子敬独资建造的,无锡人感念吴子敬造福百姓,命名为“吴桥”。遗憾的是吴子敬于民国六年(1917)病故于上海。至于吴子敬有没有看到新桥的落成,有几个版本。其中一说,桥未建成前吴子敬就去世,一怪我没有作进一步的考证。


无锡的父老乡亲被他的情义感动,由薛南溟主持,在无锡为吴子敬召开了追悼会,并且将吴子敬的牌位放在了惠山寺的尊贤祠和丞徳祠内,与历代乡贤一起,供人瞻仰,以志不忘。


吴子敬建造的钢铁大桥在解放后继续发挥着重大作用,改革开放后,运输更加繁忙,通过桥梁的运输车辆吨位加大,桥面已难负荷,加上运河上运输船载重量加大,船的高度很难通过,上世纪末,无锡市政当局改建吴桥,建设当局忽略了老桥的文物价值,将老的钢架桥拆除,非常可惜,可能成为了千古憾事。


吴子敬见不到桂玲,每每在画舫船里郁郁寡欢,唱起了悲伤的情歌,在一旁的几个好兄弟实在看不下去了,薛南溟使了个眼色,让一旁的王克循帮忙想想办法。王克循劝吴子敬先回上海。王克循在无锡社会上有一定的势力,找到老鸨软硬兼施,把桂玲骗到了画舫船上。


男人自古就爱干两件事情,一是拉良家妇女下水,二是劝风尘女子从良。


别拿眼瞪我,这两句话不是我的原创,哪儿抄来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认为说的是真情。您说呢?


王克循对桂玲说,你在风尘中难道还能干一辈子?你看看身边的那些姐妹,有几个最终能有好结果?吴子敬对你一片真情,想为你赎身,娶你为妻,岂不是最好的结局。等到你人老珠黄,老鸨也不会再当你是个宝,再想找吴子敬这样的接盘侠,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一席话说醒了桂玲,她同意跟吴子敬从良。第二天王克循就把桂玲送到上海吴子敬家里,面对吴子敬的千恩万谢,王克循说:“你再谢我,就是没把我当自家兄弟,我不需要你的回报,倒是将来无锡地方上有什么事需要你帮忙的,希望你能有所担当。”吴子敬一口就答应了。


再说京杭大运河无锡北塘段,河面辽阔,最宽处达百米左右,100多年前,行人往返两岸,全靠摆渡船运送,两岸的粮行、堆栈、面粉厂林立,故有多处渡口,黄埠墩以西又是无锡人到惠山风景区的必经之路,宽阔的河面上摆渡很不安全,风险大,死人的事情时有发生。


辛亥革命后,无锡的丝茧大老板祝兰舫曾想在黄埠墩以西的一个渡口建造一座大桥,但由于造桥的资金过大,无法筹措而暂缓。


民国三年(1914)的春天,茧讯到来,吴子敬如期来锡,带了桂玲,仍旧假座杨氏画舫请客。正当画舫内杯觥交错,欢谈子敬桂玲往事之际,对岸忽然人声喧闹,像是发生了大事,现场围观的人群达数百人,于是画坊开船过去,看明详情,原来是有两个人抢上渡船,互相一挤,同时落水,经过抢救才没有溺死。


于是船上人议论,以前祝兰舫曾建议在这里造顶桥,可惜没有成功,如果地方上有钱,这桥早就造好了,也不至于每年发生淹死人的惨事。


王克循特别对吴子敬说,祝兰芳没有造,难道就没有别人肯造吗?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吴子敬是个聪明人,立刻领会了这句话的弦外之音,便开口说:“在这里造桥是否是大家的意思?是否还有其他问题?”大家都说没有问题,但实在不敢肯定吴子敬会有能力造这样一座大桥。


不料隔了一天,吴子敬就带着工程师来无锡去现场测量设计了,全部工程款由他一人独自出资,半个月内就动工了。(感叹那个时候的办事效率,如若现在,不知需要盖多少的章,需要多少的政府部门通过?)

 

文章后记:关于桂玲身份称谓怎么写,正规书上记载和网络传闻也有多个版本,有“船娘”版,有“歌妓”版,也有“名姬”版。这可浪费了一怪我的不少脑细胞,如果按照她的真实职业身份,应该写船妓、歌妓或名姬。“船娘”则意广,大部分的船娘是指摇船、划船的体力工作的女性,恐怕用船娘一词误伤了广大的体力工作女性。然而“娘”这个字本身也带有一些职业特性,比如杜十娘。掂量再三,一怪我最终还是选择《无锡桥街巷》一书的说法,用“船娘”。具有书卷气,不那么直接了当,词面也很温馨亲切。如果给某些读者带来不悦,敬请谅解。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 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