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工程的功臣(3)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
 

潘季驯“束水攻沙”、“蓄清刷黄”

大运河连接了5大水系,与黄河的相遇最为尴尬。针对黄河,元明清三代先后采取了“借黄行运”、“避黄行运”等多种措施。“借黄行运”时,从徐州至淮安清口的500里黄河,就是运河的一部分。旱季,黄河泥沙常使河道淤积;至汛期,船只被黄河的急流吞噬;在严冬,河道又可能结冰;黄河还经常改道,以致航路突然中断。后来为“避黄行运”,开了河,又开了南阳新河,工程不断,堤防岁修⋯⋯为了解决黄运关系,朝廷花费的人力、物力之大,无法统计。

1577年,明代水利传奇人物潘季驯迁升刑部右侍郎时,“黄河决崔镇,黄水北流,清河口淤淀,全淮南徙。高堰湖堤大坏,淮、扬、高邮、宝应间皆为巨浸”。次年,潘季驯前往清口考察,提出了“束水攻沙”、“蓄清刷黄”的黄、运兼治方略。

潘季驯曾生动地把“蓄清刷黄”比喻为“以汤沃血”,即把蓄积的清水用于冲刷黄河泥沙。“束水攻沙”的解释更多,“以堤束水,以水攻沙,水不奔溢于两旁,则必直刷乎河底”,“水分则势缓,势缓则沙停,沙停则河饱”,“水合则势猛,势猛则沙刷,沙刷则河深”。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潘主持了淮安至徐州黄河两岸堤防的修筑,同时他赋予了河堤在防洪之外的新功能:治河。500里堤防和洪泽湖高家堰大坝加高工程告成后,“流连数年,河道无大患”,漕运得以维系。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 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