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老渡口|衡敦壮:运河古渡泇口堰
 
来源:大运河文化研究
 

运河古渡泇口堰

衡敦壮

京杭大运河在徐州境内有两段,一段是位于微山湖西侧经龙堌、沛县、蔺家坝,流经铜山、贾汪到邳州大王庙的不牢河,一段位于微山湖东侧出韩庄闸东行至台儿庄、在明代泇河基础上开凿的韩庄运河。韩庄运河经过台儿庄后南下入邳州,于泇口入中运河。泇口位于今邳州西北约20公里处的邳城镇,以前曾经是能与台儿庄、窑湾等相齐名的运河古镇,历经时代变迁、区划调整,当年的繁荣已不复存在,如今仅是一个不起眼的村落。

据相关史料记载:自明代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开始,泇口即是运河上一个重要的码头,当地人习惯地称其为“泇口街”。明清两代避黄行运,漕船多避开徐吕二洪经泇口入运。按当时人的信仰,凡事即问神明,行船是极有风险的事业,当然要祈求神灵护佑,因此,泇口街里有“七十二座船神庙,七十二口井”之说。当年,泇口街南通滩上、土山,北达戴庄、岔河,东承邳城、西通汴塘,其繁华可谓显赫周边数百里。

在泇口,现在还流传着乾隆认干娘的故事。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来到泇口,便上岸微服出访。在泇口街偶遇一位少女在母亲指导下练剑,只见此女剑法娴熟、招式优雅、柔中带刚,乾隆不禁高声喝彩,引起母女二人注意。那母亲姓白,是个颇有财富与地位的寡妇,看见乾隆相貌堂堂、气宇轩昂,便心生敬佩,于是请至家中,以贵客相待,临别时乾隆为不暴露身份,认其为干娘。当时他的龙船就是停泊在街西泇口堰渡口的。

民国年间,中共的南进支队也多次在这里立足,早期的共产党人栗培元便和渡口的渡工张克明很熟,并多次得到过老渡工的帮助。血战台儿庄的时候国军在这里也和日军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地点就是现在的泇口堰渡口旧址。上世纪八十年代洪水沉船的时候,被打捞上的烂船舶内有很多锈蚀的枪支弹药以及当时流通的大洋,听老年人回忆,那场战事死的人之多以至于全泇口的门板都被拆去抬尸体,由此可见当时战争的惨烈。

如今的泇口堰渡口旧址,原来是一个村庄,它的村庄就叫泇口堰,与泇口街仅一河之隔。但它的行政区划隶属于车辐山镇的山南村管辖。自开泇之后,这里便是渡口。这里不但是韩庄运河汇入中运河的溪口,也是西泇河入运处。这里不但是古驿道,也是旧邳州县城西去徐州的必经之路。战乱时期,不但日军和伪军姜东海部队经常盘据于此,国军与共产党抗日武装也经常在此经过。渡工张克明、张克振兄弟曾在半夜撑着渡船,搭载着民主政权的高区长,带着他的游击中队顺水而下,三打鬼子滩上据点,然后连夜逆水而回。

从清末到民国,张家祖祖辈辈在此经营渡口二百多年。据该渡渡工今年65岁的张以洲介绍,他爷爷的爷爷便是这里摆渡人,他的爷爷叫张希法,1871年从他太爷爷手里接手渡口,从业四十年,在193157岁时去世。当时他的伯父张可振16岁,而他出生于1920年的父亲张克明年仅11岁,弟兄二人便子承父业在渡口摆渡。从业后历经了三十年战乱,不管是日伪统治还是解放战争时期,他们为当地群众生产、生活,为运河两岸的市农工商者经营方便,也为了家人的生计,一直在渡口坚守着,从没有舍得丢下祖业。

1957年洪水泛滥成灾,泇口堰村庄被洪水淹没,政府便动员广大村民整体搬迁。村民们便在运河大堰外离原村庄两公里的地方建了一个新村,取名“大新庄”。大部分村民在新村居住,但也有一部分村民迁到了望母山下的山前或者岳台居住。但是人们忘不了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到现在也还有人把“大新庄”村名叫“泇口堰”的。村庄搬走了,但是渡口还在,这里依然是交通要道,过往的客商和行人还需要过河,附近的人们生产、生活还是离不开渡口。因此,渡口还是保留了下来。洪水退后,张家渡工便在原址重新盖上了渡屋,继续他们的渡工生涯。

大集体时期,渡口归集体所有,张家渡工一边摆渡,一边为集体看护着堰滩里的上千亩庄稼。过往人们过河,便收一分两分的过河费用,不过,他们需要向生产队投资积累,换取工分,到集体分红时分到用于生活的粮食。而本大队的社员和附近村庄的居民过河是不收任何费用的。遇到过路的困难群众,或者风雨天气走不了的,他们便会留下,免费提供食宿。大包干以后,土地承包给农户,集体不再负责他们的粮食,他们也承包了土地。虽然有了责任田,但是渡口依然有张家管理经营。

改革开放后,市场放开,经济繁荣,附近的车辐山、宿羊山、戴庄、邳城等集镇贸易红火,泇口街也是每逢农历一六四九逢大集,一时间每天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过往人员多了,老渡工年龄也大了,张以坤、张以洲弟兄便开始做渡工,虽然他们年青力壮完全可以胜任渡工的工作,但是老渡工们还是舍不得放手不管,一直在渡口帮忙。据悉,张以洲的父亲张克明老人一直到200181岁时去世,都没离开他劳作了一辈子的渡口。

张克明、张克振两位老人先后去世后,渡口便由张以坤、张以洲弟兄和张克振的孙子张韬三股经营。来往客商过往收一毛或两毛的渡资,望母山南六个自然村,十五个村民小组的六千余村民过河是不收费的。附近运西、杨滩、小古村、河套王等村的村民有赶泇口集的习惯,他们平时过河也不交费,都是年底冬闲时有各村庄的热心人,到各户给筹集一些粮食作为渡工的报酬。后来,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公路交通发达,私家车辆增多,人们有了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出行时也不在乎绕道,渐渐地在此过渡的人减少了。到了2000年前后,因区划调整,原来的泇口乡并入了邳城镇管辖,泇口从乡政府的驻地变成了一个行政村建制,随着基础设施投入的减少,集市贸易也受到了影响,昔日繁荣的古埠泇口街日渐凋零,过路行人少了,渡口也开始冷落,渡口也由三股变成了由张以洲一人经营。         

泇口堰渡口原来的渡具是一艘载重十吨的木船,另外还配有一个载重两吨的小划子。三股合营时换成了一艘五吨铁船,一直用到2010年。张以洲在经营期间,多次参加上级航运管理部门的业务培训。在泇口堰渡运营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安全事故。因此该渡口被誉为“平安渡口”,渡工张以洲多次被原徐州市港航监督处评为“安全生产先进个人”。时间到了2010年,邳州市人民政府对运河渡口进行整合,因为泇口的行政区划调整,集市贸易的衰落,加之公路交通日益发达,附近泇河、大运河桥梁交通方便,此渡口过渡人员甚少,已经没有设置渡口的必要,因此,运营了几百年的运河古渡“泇口堰”被撤销停渡,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和它的名字“泇口堰”一样,淹没在波涛汹涌的历史洪流中。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 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