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运河古镇部城》的思考及建议
 
来源:运河时讯
 

  京杭大运河,一线通南北,记录着中国历史两千多年的沧桑巨变。它联通中国古代政治、经济中心,开辟了古代中国城市兴盛、文化交融、社会转型的历史道路,生发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伟大创造精神,昭示了“水运与文运、国运相通,水脉与文脉、国脉相连”的意义。作为人类文明瑰宝,大运河的价值无与伦比。由此而形成的运河文化是一种社会现象,又是一种历史现象,它囊括了中国若干个朝代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国家因素,又创造出大运河流域多民族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传统习俗、生活方式、文学艺术、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非国家因素。大运河文化,是中国漕运实践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是运河生产力促进运河文化繁荣的范例。它随着社会物质生产的发展而发展,并与各个时代的中华各民族保持共有的概念和价值观,与每个时代的社会生活都密切相关。
        京杭大运河不仅是南北的交通线,也是一条流动的文化动脉。保护、传承、利用好这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使它持续不断地创造出新的社会价值、经济价值,给沿线的省、市、地区带来实惠,是运河沿线所有人民的共同的期盼与责任。

  夏镇作为京杭大运河四大名镇之一(其余三镇为扬州、镇江、南阳),核心区域是部城,文化发达、经济繁荣长达数百年。看看明朝大画家张复画的部城图,就可以想见部城当年的富足繁荣及盛况,这是部城文化与经济的根基,是部城人的骄傲。
  中国大运河后申遗时代到来了,沿运省市对大运河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开发、利用纷纷提上了议事日程。大运河古城镇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与利用是建设大运河文化带的重要内容之一。如果说大运河文化带是大运河文化长廊的廊道,那么沿运河的城镇就是长廊中的一颗颗璀璨的明珠。假如明部城能够复建成功,无疑将成为大运河上的一颗新的明珠。

  部城因运河而建,因运河而发展繁荣,它曾因地震而一度衰败,后又复建再度繁荣。夏镇原为夏村,又称夏阳,明嘉靖末至隆庆元年开凿了从南阳经夏村到留城的运道,取代了昭阳湖西借泗行运的旧运道,夏村即成沿运码头,工商业日趋繁荣。工部分司、户部分司自沛县的沽头城移驻于此,明隆庆三年(1569年)夏村改为镇。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开始,经数年时间,筑起四面土墙,墙四门有四座城楼。因该城内驻有工部、户部两部衙署,因而称“部城”。清康熙七年(1668年)地震,部城四门城楼部分震塌,城内房屋损毁严重,运河东岸逐渐聚集起了商业店铺,称为夏镇寨。乾隆年间部城修复完成,康阜楼、会景门、春雨楼矗立于运河之滨,形成了运河两岸经济、文化与商业共同发展、辐射周边二十余县的盛况,乾隆皇帝下江南几次途经于此,南来北往的文人墨客也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本书的编著者们都是部城的乡贤,他们认识到了盛世修史编志的重要性,认识到了承担的历史责任,不计报酬,无私奉献,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运河古镇部城》的编纂任务,本书的历史意义、经济文化价值将在部城恢复重建后显现出来。


 

目前,微山县境内历史遗存众多,自然资源丰厚,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结合,应能成为旅游大县,但多年来,旅游却一直不温不火,而且季节性强,对社会经济的拉动效果不大,主要原因一是景点散,串联难;二是县城没能起到旅游服务中心区的作用,没有发挥其承载与辐射带动能力,外来游客只是与城区擦肩而过,旅游发展的瓶颈现象明显。部城是古夏镇(戚城、部城、夏镇寨)的三个重要部分之一,戚城、部城已消失于历史长河中,由于戚城乃秦朝广戚县所在地,因历史久远,无法恢复,而明部城才几百年的建筑时间,且部城画图及历史档案还在,笔者认为可以仿照台儿庄等地的做法,吸纳其成功经验,重新恢复部城,并把以部城为中心的运河文化带建设成为最具微山文化魅力的历史街区,真正成为微山湖风景区承载中心,串接起南阳、鲁桥、微山岛、高楼等景点,这对拉动微山县全域旅游发展、促进微山县社会经济发展将起到不可限量的作用。

  2018年7月,笔者在微山岛召开的山东第四届运河论坛上,撰写了《浅谈大运河(夏镇段)文化遗存保护、传承、利用与红色景点的打造》一文,并在大会发言,特别谈到了夏镇部城的重建和恢复。期待在微山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能使明部城早日复建,让一座蕴含着数百年运河文化的古城再次呈现于运河西岸,成为广大市民与游客休闲观光、亲近历史与自然的好地方。
  部城重建,不仅当代收益,更惠及子孙后代。部城历史悠久,景色旖旎,随着京杭大运河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与利用,部城的恢复重建,将为微山夏镇这个既是经济建设中心又是旅游胜地的湖滨古镇增添迷人的靓点。
  重建明部城的重要古建筑,是打造建设明部城的关键。搞好运河古城镇保护与打造是保护、传承、利用运河文化遗存的重要内容,也是打造建设明部城的重要内容。古运河漕运的发展,催生了许多历史文化名城、名镇,促进了运河沿线城镇的发展、商贸文化的繁荣。
  由于商贾来自全国各地,他们把各种建筑艺术、风土人情、宗教信仰等带到运河沿线,形成了融南汇北、承东纳西的各类建筑群体和古村、古街巷等。部城的地理位置正处在京杭大运河的中间地段,七十二座庙风格各异,民居建筑风格兼容南北,在打造建设明部城的过程中,要尽可能使当年的建筑恢复原样,如“工部分司署、户部分司署、大寺庙、文庙、吕公堂”等建筑。
  再现“夏镇八景”“部城八景”是打造建设明部城旅游亮点的重要环节。重建明部城之前必须认真考察、科学规划,“夏镇八景”每处景点都有其美丽动听的历史故事,既然是重建明部城,就要考虑把“夏镇八景”和“部城八景”置于明部城内外,关键是要把当年建筑的故事体现出来,才能引起游人的兴趣。
  夏镇因运河而生,因运河而兴,重建明部城,打的就是运河文化的牌子。明部城的东面紧靠运河,打造明部城,就要把流经夏镇的运河打造好,要把运河的水系与微山湖连接起来,而且要打造运河河道沿岸的自然和人文景观,把明部城打造成具有水运灵性的特色古城。
  做好运河水文章。可借鉴他山之石,如台儿庄、聊城、淮安、扬州、苏州、嘉兴、杭州等古城,以及周庄、乌镇、同里等古镇,可谓数不胜数。重建明部城既然主打运河文化牌,就要把运河水文章做好。融合南北,立足高点。运河沿线城镇虽然有南北建筑风格之分,但夏镇地处南北接合部,其建筑风格兼容南北。在重建明部城时,建筑样式要融合南北,建筑质量要立足高点,努力打造精品工程,力争打造百年甚至千年运河古城,确保明部城像台儿庄一样成为一张闻名全国的金名片。
  抓住特色,突出亮点。城镇的亮点在特色、灵魂在文化、看点在景观、品味在故事。明部城在实施建设过程中,应首先搞好建设定位,深入挖掘运河文化底蕴,丰富文化内涵,提高文化品味。在立足高点的同时,要突出夏镇地方特色,要把明清时期的部城建筑史料认真学习吸收,细心揣摩,心领神会,不仅设计者要清楚,施工者也要明白,这是必须要具备的硬功夫。
  紧扣运河,彰显特点。在生态层面上,明部城应体现出亲水滨水的自然风情,使人与自然得到和谐相处,运河水文化应成为识别性和认知感的重要标志。以此形成明部城建设亮点,来拉动微山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明部城的投资者、建设者提出了打运河文化牌的建筑理念,显然是明智之举,一定要把运河文化的元素融入整个明部城建筑之中,没有水,就缺乏灵气、缺乏生气,如何在明部城中紧扣运河水文化,彰显运河文化的特点,打造生态水系,确保明部城在大运河和微山湖水的滋润中焕发出古色古香的活力,吸引着八方宾客。
  凝心聚力,众志成城。要认真做好规划,方方面面都要精心安排,要善于发现人才,使用人才,唯才是举。还要在遇到难题时,借力发力,及时解决难题,确保明部城建设既保证进度,又保证质量。

        笔者相信,在中共微山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下,特别是在全国有实力、乐于致力于古城镇建设的企业家们的全力支持下,夏镇古镇建设的重要节点--明部城的重建,一定会成功。

  打造重建明部城还有一个可靠的资料保证:部城东村老党支部书记张义祖策划,组织部城乡贤编写的部城志书--《运河古镇部城》近期已由山东友谊出版社出版发行。

        写到此处,笔者不由得想起本书的主编之一的赵修仁先生,在编撰这本书的过程中,修仁先生宵衣旰食,费尽心力,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辛劳,令人哀痛惋惜的是,就在本书付梓之际,赵修仁先生积劳成疾,不幸去世。主编没能看到名垂青史的成果,不啻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说明:本文是为《运河古镇部城》一书撰写的“跋”)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 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