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王明德、孙煜: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理论与实践(上)
 
来源:运河网
 

王健、王明德、孙煜: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理论与实践(上)

一、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基础研究亟待展开 

2019724日,习近平主持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正式审议通过了《长城、 长征、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标志着以长 城、长征、大运河为核心的线性文化遗产保护传承 与利用将进一步完善。会议指出:建设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对坚定文化自信,彰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持久影响力、革命文化的强大感召力具有重要意义。要结合国土空间规划,坚持保护第一、传承优先,对各类文物本体及环境实施严格保护和管控,合理保存传统文化生态,适度发展文化旅游、特色生态产业。早在20182月,为深入贯彻落实《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 中关于建设国家文化公园的规划要求,中央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工作领导小组把“开展国家文化公园建设试点”列为年度工作要点,国家文化公园试点建设正式提上工作日程。随后中宣部下发了《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 (讨论稿)》,提出河北省开展长城国家文化公园的试点建 设,江苏省开展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试点建设,贵 州省开展长征国家文化公园试点建设。江苏省积极行动,根据相关文件精神,率先制定了《大运河国家化公园(江苏段)建设保护规划》并通过专家评审。此后不断修改完善,目前虽然还没有正式公布,但大运河国家公园建设一直在积极推进。今年927日,中宣部、国家发改委、文旅部在江苏扬州召开了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推进会,充分肯定了江苏省在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扎实工作和显著成效。虽然国家文化公园的概念刚刚提出,理论和实践都在起步阶段,但相关的指导性文件、规划和项目工作已经走在基础理论研究的前面。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完成了从概念构想,到规划编制,项目落地,拉开建设帷幕的过程。现在,迫切需要结合实践有针对性地加强基础理论的系统研究,因为作为一项新的创新事物,也会遇到很多未知的理论难题和实际问题,许多基础问题尚未开题,未雨绸缪认真谋划和探讨解决是当务之急。

长城、大运河、长征均为超大型长距离重大题材文化线路,线路所涉及的空间范围十分辽阔。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包括战国、秦、汉长城,北魏、北齐、隋、唐、五代、宋、西夏、辽具备长城特征的防御体系,金界壕,明长城。涉及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山东、河南、陕西、 甘肃、青海、宁夏、新疆15个省(区、市)。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包括京杭大运河、隋唐大运河、浙东运河3个部分,通惠河、北运河、南运河、会通河、中(运)河、淮扬运河、江南运河、浙东运河、永济渠(卫 河)、通济渠(汴河)10个河段。涉及北京、天津、河 北、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河南8个省(市)。长征 国家文化公园,以中国工农红军一方面军(中央红军)长征线路为主,兼顾红二、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长征线路。涉及福建、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青海、 宁夏15个省(区、市)。

跨越时代悠久漫长,地域广袤,有的省市还重叠交叉。其中长城和大运河整体或部分有明确的线路标识和空间边界,但其沿革演变也极其复杂。长征线路,始终处在流动变迁之中,没有明确的空间边界。三大国家文化公园范围包括除上海、海 南、西藏及台港澳之外中国的28个省市自治区,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线路空间如何确定、展示线路如何梳理、呈现,怎么建设,如何管理,都是 十分复杂的问题,需要扎实的基础研究作为支撑。

亟待研究的问题包括:什么是国家文化公园?为什么要建设国家文化公园?国家文化公园的功能定位是什么?国家文化公园的展现形式怎样?国家文化公园的空间及其边界如何确定?三大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目标是什么?是将整个线路建成一个整体的、超大规模的国家文化公园,还是选择其中的某些重点段落进行建设?保护传承利用之间的关系怎样体现?经济建设与文物和文化遗产的保护矛盾关系如何协调?国家文化公园与国家公园是什么关系?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之间的关系?园带点与文化带的交汇融合?未来国家文化公园的管理模式?国家文化公园土地产权关系?文化公园内社会生产生活生态的平衡,各方利益保障问题,建设投资资金及其利 益问题,相关的法律法规协调配套,等等。以大运河为例,现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很热,但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研究却很少,有针对性的基础研究更加缺乏,亟待加强。建设方案要求加强长城文化、大运河文化、长征精神系统研究,突出“万里长城” “千年运河”“两万五千里长征”整体辨识度。加大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等支持力度,构建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相适应的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江苏作为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试点建设省份,应当加强前瞻性研究。

 

二、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 建设的江苏试点

国家文化公园的提出是党中央保护自然文化 遗产资源的重要战略布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 制定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明确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第一次将国家公园的概念写入党的重要文件,显示出在我国全国深化改革重要历史时期,党中央谋划保护自然文化遗产资源的战略布局、顺应国际自然文化遗产保护潮流、勇于承担资源保护历史责任的担当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对大运河历史文化保护传承、 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多次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认真 “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大运河历史文化资源。党的十九大后,中央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会议,对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作出部署,起草了《国家文化公园建设试点工作方案》,选择长城、大运河和长征文化线路开展试点。20188月,中宣部发布《关于开展长城、大运河和长征三大国家文化公园试点建设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建议河北省开展长城国家文化公园试点工作,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试点建设由江苏省实施,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在贵州省试点。

国家文化公园的提出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建设国家文化公园势在必行。其根据如下:第一,建设国家文化公园与世界文化遗产、重点文物及大遗址保护的特点密切相关。这些文物遗产是人类活动 的产物,许多分布在城市人口密集区,其保护方法应与自然保护、封闭式保护有所不同。不但是遗产本体的保护,而且涉及到与本体相关的生态区域。遗产本体面积相对较小,而缓冲区、遗产生态区面积比较大,可能比本体面积大数倍或数十倍。由此可见,单体保护方法已经难以为继。第二,世界文化遗产由单纯的消极的保护,向传承与合理利用转变,这是世界文化遗产和文物保护的发展趋势。第三,近年来,像丝绸之路、运河等大型的长距离的文化线路申遗成功,被列入遗产保护名录,其保护范围空间广阔,跨地区甚至跨国,保护的难度加大,特别是治理难度加大,原有的管理模式和框架已经不再适应现实需要,亟需在管理体制上改革创新,借鉴国际上比较成熟的国家公园体制,创新性提出国家文化公园概念,先行试点,探索新型管理体制,不仅必要,而且势在必行。

江苏先行开展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试点建设,走在前列,起了示范带头作用。作为运河河道最 长、文化遗产点最多、活态利用最好的段落省份,江 苏具备率先开展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试点的良好条件。省委书记娄勤俭在省委十三届五次全 会上对大运河文化带江苏段建设给予肯定并作出部署,指出要谋划推进一批牵动全局的重大项目, 不断增强区域发展的战略支撑,展开大运河文化带 江苏段建设的新布局,举办世界运河城市论坛等,特别提出要将“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列入国家先行试点区”。江苏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先试先行,省委宣传部和省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领导小组办公室)积极行动,先行实践,于2018416日正式启动了《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江苏段)建设规划》编制工作。由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会同省住建厅、省城市规划设计院编制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江苏段)试点建设规划。在没有实践经验,没有现成规划文本的情况下,规划院领导组成精干专家团队,深入实地调研,查阅大量文献资料,广泛征 求意见,专家群策群力,集思广益。规划得到专家组的高度评价。同年6月,规划通过了专家论证会,这是国内首个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编制规划。《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江苏段)建设规划》对跨区域线性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进行了有益探索,规划设计凝结了省委省政府领导、专家和实际工作部门人员的智慧与力量。体系完善,层次清晰,有战略规划和具体实施的指导作用,真正实现了顶层设计,规划先行。11月,“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江 苏段)国际设计工作坊”在苏州举行,旨在通过国内外跨领域、跨学科专家共同参与,探索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规划方法和实施路径。从国家公园到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是中国国家文化建设的重大工程,选择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试点建设非常必要,这是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拳头项目,江苏先行试点,没有先例可循,需要作艰苦的探索工作。

 

三、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 建设中存在或潜在的问题

无论在理论研究还是在实践建设方面,国家公 园在国外已经非常成熟。近年来,国家公园引入中国,在国内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国家公园研究成果比较丰富,出版了大量著作、论文等,包括介绍国外国家公园演变、中外国家公园比较、中国国家公园试点建设情况等各种成果。例如,仅有关居民问题的研究,学者通过中国知网等平台整理了2010年以来的文献达70篇。而国家文化公园的命题,还未引起学术界关注,相关的研究尚未开始。一切尚在探索中,实践再次走在理论前面。

由于“国家公园体制”和“国家文化公园”概念 引入不久,我们现有的知识储备和研究成果以及实 践经验还不足以满足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需 要,在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中难免会存在这样 或那样的问题。如对国家公园和国家文化公园概 念认识不清、定位模糊、文化内涵挖掘不够、文化公 园建设过程中的统筹协调能力不强等问题。这些 问题不解决,将会严重制约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 的顺利开展。故理清思路,找准问题症结所在,是顺利推进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前提。

1、普遍存在国家文化公园概念不清的问题

运河文化公园建设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一个认识水平、见识高低和自觉意识的问题,只有深入发掘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文化内涵,认识它的精髓,才能谈得上对运河文化的传承保护和利用,才能顺利开展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应当说国家公园和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概念、新课题,需要有一个深刻的认识过程。事实上国家文化公园是由国家公园引申而来,从国家公园到国家文化公园,应是国家公园新的发展形式,两者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区别,故极易混淆。目前普遍存在两 者概念界定不清的问题,或者简单将国家文化公园 理解为国家公园、甚至是只突出“公园”二字,很容 易让地方在建设过程中联想到一般公园中游乐设施、商业网点、旅游纪念品销售等的固定配置问题,这就不利于明确国家文化公园发展定位。应当说国家公园是相对封闭的系统,而国家文化公园则是半封闭半开放的系统。除了具有国家公园最重要的生态保护、科学研究、旅游功能外,国家文化公园还包括遗产保护、文化传承利用、科普教育功能,它更加讲求还生态、还文化、还园于民的理念。与此 同时,我们又常将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混为一谈,甚至以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来替代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或以大运河文化 带建设代替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这些都不利于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顺利开展。

2、对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复杂性和独特性认识不够

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相关理论是对国 家公园相关理论的延续和发展,而国家文化公园比 国家公园更加复杂。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与一般国家公园不同,甚至与长城、长征国家文化公园所涉及的区域也不相同。它将面对的是几千年人类 活动最活跃,人口分布最密切,生产生活最发达的 区域,即长三角经济发达地区;还将面对更多的居 民、企业、单位和不同级别的政区,不同职能的部 门。建设的难度可想而知,其复杂性和艰巨性也将 是前所未有的。采取何种模式,需要认真调查。既 不能简单采取北美澳洲模式,这种模式缺乏可操作 性,也不能采取英国等欧洲国家的模式,那样根本 无法建立国家文化公园。在中国,名义上的土地所 有权是国家的,但实际的权属或经营权力在各级行 政区、行业部门、单位、企业和居民,大量的利益冲 突会随之而来。这需要我们认真对待。这就要求 我们深入认识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复杂性和 独特性,探索出一种既与国际通行的国家公园理念 和发展目标相一致,又符合中国国情的国家文化公 园建设和管理模式。

3、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文化内涵挖掘梳理不够充分

由于我们对运河文化内涵的挖掘不充分,对运 河文化底蕴研究不透彻,文化家底梳理不到位,直 接影响了我们在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中的知识 储备不够,公园建设定位不准、规划不清、建设缺乏方向感等。一是我们对江苏段运河文化内涵挖掘不够。目前,我们掌握的是江苏拥有世界文化遗产区7个、遗产点22个、遗产河段325公里、分布214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131项国家级非物质 文化遗产,但我们的家底绝不仅仅只是这些,还有 那些深埋于历史尘埃之中、散落于民间闾巷、遗失 于田头旷野、内化于江苏文化血脉之中的众多运河 文化事象。二是对运河文化特色认识不清。最早的大运河河段源于江苏,大运河塑造了江苏的城镇 格局,孕育了江苏的文化特质,演绎出漕运、水工、 盐业、工商、园林、水乡人居等各具特色文化形态,塑造了江苏“水韵”“书香”的人文特色。但运河文 化江苏段地域特色仍需进一步提炼。三是运河文化研究缺乏将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有效贯通。目前规划设计的江苏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展示空间中,核心展示园22个、集中展示带 25个、特色展示点148个,多以代表文化遗产的园、带、点为主,代表近代革命文化、现代革命文化、社会主义文化的较少。 

4、运河文化公园建设过程中的统筹协调能力与现实需要之间存在矛盾

一是各部门统筹协调不够,存在多头管理。在实际的保护和发展利用过程中,存在着部门利益纠葛等问题。如河道水工设施属于水利部门,航道属于交通部门,非物质文化遗产属于文化部门,物质文化遗产属于文物部门等,统筹协调不够,这给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和文化公园建设等造成巨大压力。二是各个地方各自为政,以经济利益为首要关注点的情况仍然存在。各个地方各自为政、多干快干,把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简单认识为简单搞商业开发、搞旅游,导致同质化严重,破坏文化遗 产、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的情况可能出现。同时,实际工作中也存在“上面雷声大,下面雨点小;行政宣传多,实际进展少;会议研讨多,重要成果少;调研表态热,实际工作冷”的情况。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