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上出船最晚的一年(上)
 
来源:新浪财经
 

3月4号上午10点,胡大海正驾着满满一船煤,刚刚经过京杭运河宿迁船闸,正驶向杭州。这是他今年春节以来第一次跑船,也是二十多年来春节后出船最晚的一次。

天气尚冷,百业待兴,眼下正是用煤的高峰季节。往年这个时候,京杭大运河上总是船来船往,每过一个船闸,有时甚至要堵上两三天。可是2020年春节期间,疫情突发,这条古老又繁忙的黄金水道一度被阻断、停滞,胡大海与众多以水为家、以船为命的船主们,在货主们的一再催促下,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多少年来,京杭运河一直是连接南北的黄金水道,“半天下之财,悉经此路而进”。而运河畔的济宁,作为全国八大煤炭基地之一,从此启程的煤运占据了运河货运量半数以上,承载了世代船民的生计。可济宁正是此次整个京杭运河上疫情最重的节点……

春寒

“今年运河上的船少多了。”3月2日,胡大海的货船苦等一个月后终于装上了800多吨煤炭,2020年春节后第一次出发,向浙江杭州跑船。

从山东济宁微山县码头出发,在运河上跑了3天,胡大海发现,尽管今年春节后出船比往年晚了一个多月,但运河上的船只数量却比往年少了1/3还多。

运河两岸的村民很多世代跑船,胡大海家正是一个典型的运河船运世家。1980年出生的他,今年40岁,高中毕业后就跟着家人往来于家门口的运河之上。

“运河上的生意从来没有停过这么长时间。”在他的记忆中,即使2003年“非典”期间,京杭运河照样船来船往;2008年南方雪灾,公路铁路阻断,运河仍船流不息。2020年的情形,却出乎所有船主的意料。

春节前,胡大海接到了年前的最后一笔订单:将整船的焦炭在杭州卸船后,又装载了满满一船沙子,于腊月二十六(1月20号)走京杭运河运回到徐州的码头。

往年的春节,本是运河物流旺季。胡大海此前盘算:将沙子卸船后,在家待不了几天就要向南方发船。可是春节期间疫情突至,苏北、鲁西南周边地区陆续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进而封村封路,陆路交通首先被阻隔。

由于货主卡车迟迟未到,许多码头又无足够的货物堆场,胡大海货船上的沙子始终没能卸船。直到2月2日货船上的沙子全部卸清后,胡大海才返回到济宁微山的家中——此时已经是正月初九了。

据他介绍,年前济宁一带的货船, 8成以上都存在货船靠岸后迟迟未能卸船的现象。

可是,把船卸空待发时,赶上济宁疫情防控加码趋严,路上交通阻断,码头作业停止,胡大海又遭遇接了订单迟迟不能发船的尴尬。

“每年这个时候,总是煤炭运输的旺季,杭州的客户许多是纺织厂、钢铁厂、贸易商,物流订单需求始终有,货主一直催。可是,有的因公路运输停止,煤炭无法从煤矿运至码头;有的货物运抵码头后,却因港口停止作业而迟迟无法装船起运。”有段时间,货主几乎一天一个电话催问何时发船,胡大海天天盯着空荡荡的运河,就是不能起运。

济宁市港航事业发展中心船闸科负责人向记者证实,春节之后济宁一带,如微山枣庄的部分船闸码头,因疫情形势严峻,停工了一段时间。这一停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内河航运有着运费低、运力大的特点。此前,京杭运河这条古老的“黄金水道”济宁段,煤炭占据了运输量90%以上。近年来,因港口升级,吸引了木材、沙子、水泥、化工原料等建材的运输量显著提升,能占到总运输量的近3成。

胡大海的船是2011年建造的,载重800多吨,造价近百万元。此后的几年,正值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新一轮高峰,他没几年就还清了数十万元的贷款。

从2018年起,中国实施内河老旧船拆解计划,运河上一大批老旧船只相继报废,不少船家都开始新建货船。当地素有将船作为新婚贺礼的风俗,每逢船民家中男孩结婚,父母大都会帮其贷款买船使其成家立业。

胡大海亲朋中多有新建货船的,每条造价都在百万元以上,家家背负着数十万元的贷款。迟迟未能开船起运,也让这些船主们心急如焚……

复航

直到2月底,杭州的货主才找到济宁当地的货运代理,经过重重关卡将800多吨煤炭从附近煤矿运到微山港口进行装船。3月2日,停工了42天的胡大海,终于起锚,开始了新年后的第一笔跑船生意。

3月4日,胡大海在运河上跑了3天,过了5个船闸。此时此刻,他站在船头,环顾运河,虽是春风迎面,却仍感寒意袭人,运河上的船只少了近半。

不仅是运河山东段船舶明显减少。根据江苏省镇江市港航部门的统计,虽然自2月22日起,船舶日均通行量与前期环比有翻倍增长,但镇江市交通局航运处的一位官员也向记者证实,目前京杭运河镇江段,只有一部分水运船舶复工,仍有相当数量的船运公司未能恢复运营。

因为,内河航运只是整个物流网络的一个节点,航运的畅通与否,与人流、陆路交通等因素息息相关。

胡大海的一位朋友周科军,就正处于无货可载的尴尬境地。

周科军有个在杭州做煤炭贸易的常年货主。由于每次采购煤种不一、品位各异,以往每逢订购,杭州的货主总会亲自到济宁周边煤矿选煤,与当地煤矿的卖主洽谈,联系发船。

2月中旬后,运河下游、江浙一带疫情渐缓,但运河上游、山东济宁的疫情却突然加重,防控加码。这位杭州货主心急如焚,时时来电询问疫情信息,却无奈鞭长莫及、只得望“煤”兴叹。周科军的船运生意何时可以复工,也是未定之数。

眼下,尽管运河上的船少了很多,船行的却更慢了:胡大海以往正常情况下两天就能过完运河山东段4个船闸与宿迁船闸,可如今每过一个船闸都要排队进行体温检测、人员信息登记,今年这一程,在运河上足足跑了3天多。

疫情后首次跑船,胡大海有了许多与往日不同的经历。刚刚经过宿迁船闸的时候,恰逢9条湖北货船正由南向北行使。胡大海从高频电话中得知,这9条装载着沙子的湖北货船,驶入运河江苏段时就被拦下、隔离了14天。这时,水运调度正通知江苏段船闸,这9条货船以及船员已完成14天的隔离,优先放行。不过当货船向北驶入运河下一省段时,按照规定,湖北货船仍要隔离14天。

一条千年大运河,延绵1797公里,即使目前部分河段断流,也仍然流经山东、江苏和浙江多个省市。在疫情面前,沿河各地管理的宽严尺度不等。目前,有的地方允许船员上岸购买日常生活物资,有些则不允许上岸。

胡大海这次跑船之前也做了充足的准备,提前囤足了蔬菜、水果、肉食等远远超过以往数量的生活物资。好在他跑船前已打听清楚——货船到达杭州后,因水运每船只有船员两名,且沿途接触人员较少,除疫情特别严重地区外,其他船只卸完货后即可返回,不需另行隔离。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