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印发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实施规划(中)
 
来源:
 

四、加强文化遗产系统保护

  统筹推进文化遗产整体性、抢救性、预防性保护,实施历史文化遗址遗迹保护、抢救和修复工程,加快构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体系,最大程度保持大运河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延续性。

  (一)提升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水平。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以大运河遗产区名录8段河道和15个遗产点为重点,加快建立历史文化遗址遗迹分类名录和项目库,打造世界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典范。

  加大文物保护力度。实施运河文化遗存和文物普查行动计划,持续推进大运河考古调查、发掘及认定,开展文物、考古、历史等专题研究,深入挖掘大运河历史文化内涵,实施大运河遗产山东段保护规划,完善大运河文化遗产分级分类名录,加强动态调整。实施环境风貌综合整治,完善提升文物保护利用设施,设立统一的文化遗产保护和展示标识系统。加强珍贵文物鉴定评估工作,提高文物保护等级,推动更多具有较高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不可移动文物列入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和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完善文物保护责任终身追究制度,完善智能化、网络化、精准化保护体系。

  科学实施抢救修复工程。开展文物抢救修复需求普查,进行定级鉴定和建档登记,分批分类开展抢救修复。坚持不改变原状、最低程度干预原则,在全面强化日常保养和维护基础上,实施珍贵文物抢救性保护,实践文化遗产保护科学理念,创新保护维修项目管理体制机制,杜绝因不当维修造成的文物破坏。坚持以历史文脉为依托,将文物梳理修缮与文脉传承延续相结合,从单体修复向成线、连片、跨区的系统性修复转变。加强与国内外知名文物修复机构的合作交流,研发创新修复技艺,更好地保存文物的原有形制、结构、材料和工艺特色。

  推动遗址遗迹组团式保护。牢固树立系统保护理念,在尊重历史、保持原貌的基础上,实施重点遗址遗迹组团式保护工程,高水平建设大运河南旺分水枢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持续推进“活态展示工程”,建成一批具备开放条件的遗址遗迹展示区,全面提升遗址遗迹保护展示水平。启动一批考古研究重大项目,全面开展系统严格的考古挖掘,加强基本建设工程中的考古勘查和抢救性考古工作,推动考古新发现成果加快转化。

  (牵头部门:省文化和旅游厅;参与部门:省发展改革委、省财政厅、省自然资源厅、省住房城乡建设厅、省交通运输厅、省水利厅、省农业农村厅)

专栏-1.png

  (二)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坚持真实性、整体性和传承性有机统一,完善省、市、县三级名录体系,探索非物质文化遗产分类保护措施,提升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利用水平。

  加大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力度。加大对运河文学艺术、传统工艺、地方戏曲、曲艺、民俗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力度,做好整理编纂工作,为子孙后代留下珍贵的运河文化基因。深入挖掘大运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丰富内涵,加大宣传推广力度,争取更多的项目列入国家级和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整体性保护。加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重要载体和空间的保护,实施周边自然、人文环境和遗产集聚区整体性保护,推动台儿庄运河、邹鲁、泰山、临清运河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规划建设。对濒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抢救性保护。

  实施非物质文化遗产振兴计划。振兴大运河(山东段)沿线传统工艺,对具有市场前景的传统工艺项目实施生产性保护。加强传统工艺人才培养,鼓励开展传统工艺科学理论研究和技术攻关,支持改进工艺、完善功能、拓展用途、提高品质,培育发展具有地域特色的知名品牌,打造“没有围墙的博物馆”。

  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加强大运河(山东段)沿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利用设施建设,鼓励支持社会资本依法合规参与建设传习所、展示体验馆等设施,资助传承人授徒传艺、交流切磋。加强数字化信息采集记录,提高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数字化展示水平。

  (牵头部门:省文化和旅游厅;参与部门:省教育厅、省财政厅)

专栏-2.png

  (三)重视历史文化和风貌保护。统筹遗址遗迹本体保护与周边历史风貌保护,实施大运河风貌修复、还原。根据大运河文化遗产空间肌理和线路脉络,梳理、甄别与大运河文化遗产及其价值存在直接关联的景观风貌、生态环境资源,尊重不同河段的环境及景观特色,加强系统性、立体性保护和修复,保持大运河历史文化遗产真实性和整体性。做好遗址遗迹与周边历史风貌整体还原,探索建立大运河文化遗产周边环境风貌保护管控清单,加强控制性保护,城乡建设、产业发展、水利航运、居民生活等活动要符合文化遗产保护的相关要求。以历史文化名城为核心,以运河两岸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为支撑,着力做好空间肌理梳理、文物古迹普查、历史文化挖掘等工作,在严格论证基础上,开展系统性保护,稳步推进诠释历史文化的标识性文物和历史文化街区、历史建筑等保护,延续传统格局,维护历史风貌。遵循最小干预原则,开展文物和历史建筑、传统民居修葺;采用微改造的“绣花”“织补”方式,提升历史文化街区环境品质,不违背群众意愿搬空原住居民进行商业性开发。推广有机更新、渐进更新,不大拆大建、不拆真建假,不砍树、少挖山、不填湖,减少周边建筑与基础设施建设对视觉景观的干扰破坏。对遗址遗迹保存相对完好但周边历史风貌遭到破坏的,积极稳妥推动周边历史风貌修复工作,更全面地展示运河文化的独特魅力。(牵头部门:省文化和旅游厅、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参与部门:省发展改革委、省财政厅、省自然资源厅)

  五、推动运河文化创新发展

  坚持活态化传承、创新性发展,深入挖掘大运河(山东段)历史文化资源,凝练大运河文化思想理念、人文精神和文化特质,结合时代要求,讲述运河故事,传播弘扬运河精神,激活运河记忆。

  (一)深入挖掘运河文化。加强大运河(山东段)文化资源普查,整合运河民间文献、文化旅游、民俗、水利工程枢纽等资源,建设大运河文化资源公共数据平台。继续加强大运河文化研究阐释,编纂《山东运河文化丛书》《京杭大运河山东段志》,推动运河文化的深度诠释与准确解读。深化运河文化与“一带一路”理念、儒家文化、泰山文化、中原文化、黄河文化、红色文化、水浒文化、漕运文化、农耕文化、民俗文化等的研究,阐释大运河在推动南北文化、东西文化、中外文化交流融合中的重大作用。深入挖掘夏津黄河故道古桑树群、枣庄古枣林、乐陵枣林复合系统等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传承利用价值、历史文化价值和丰富的生态文明内涵。定期举办弘扬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讨论坛、技艺交流和群众喜闻乐见的节庆等活动,加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阐释、活态利用,使其有益的文化价值深度嵌入百姓生活。(牵头部门:省文化和旅游厅;参与部门:省委党史研究院、省教育厅、省财政厅、省农业农村厅)

  (二)讲好运河文化故事。充分利用运河沿线丰富的水利工程遗址遗产,加强对运河河道及船闸、桥梁、堤坝、码头、渡口、水柜等古代水利工程的基础研究和技术研究,展示中国古代水利工程智慧和自然生态理念。充分挖掘漕运文化和商贾文化,采用虚拟现实、全景展示、历史文化纪录片等形式,建设漕运主题公园,重现大运河(山东段)沿岸地区重要历史文化面貌,讲述大运河文明史。加快重点和特色博物馆建设,进一步规范提升聊城运河文化博物馆、东平戴村坝博物馆建设,谋划新建济宁运河博物馆,形成特色突出、互为补充的综合博物馆展示体系。借助各地文化馆、博物馆、图书馆等,因地制宜开展运河主题书画展、摄影展,开设运河民俗文化活态体验馆,展现运河沿岸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把运河文化更好融入生产生活。(牵头部门:省文化和旅游厅;参与部门:省发展改革委、省财政厅、省交通运输厅、省水利厅)

  (三)阐发文化遗产当代价值。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将运河文化传承纳入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推进运河文化元素进学校、进家庭、进机关、进社区、进村庄、进企业,开展大运河文化体验活动,使运河文化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鼓励大运河(山东段)各类学校立足地方特色和中小学生特点,开发建设运河文化校本课程,加强运河文化教育传承。加强教育引导、舆论宣传、文化熏陶、实践养成、制度保障,结合时代条件,赋予大运河文化新的涵义,为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丰厚滋养。集合优势力量,综合采取各种艺术形式,打造多层次、成系列、开放式的优秀传统文化普及推广作品。(牵头部门:省文化和旅游厅、省教育厅)

  (四)扩大运河文化影响力。实施大运河文化数字化展示工程,创作《大运河故事》《大运河文化》等系列广播、电视、微电影、动漫节目,促进运河文化的传播。高水平举办运河论坛、绿色运河文化高峰论坛等各类论坛活动,策划举办运河文化节、运河文化主题庙会,加强大运河沿岸的文化互动,开展高端对话、主题讲座、文明体验、文化汇演等系列活动,推介运河沿线地区发展成果与经验。深化与大运河沿线省市的合作,推动运河文化在交流中繁荣、在互鉴中发展,携手打造中国“千年运河”品牌。聚焦“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充分运用海外中国文化中心、尼山世界儒学中心、孔子学院等载体,结合感知中国文化周、文物展览、博览会、旅游推介和各类品牌活动,策划组织大运河文化专题活动,推动运河文化“走出去”,拓展运河文化国际交流空间。(牵头部门:省文化和旅游厅、省商务厅)

  六、推进河道水系治理管护

  围绕大运河不同河段的功能定位,统筹兼顾,合理布局,在妥善保护大运河文化遗产和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基础上,科学配置和优化调度水资源,加强岸线保护,升级水利水运设施,加快恢复和提升大运河河道和岸线保护、防洪排涝功能,重塑大运河“有水的河”现实载体。

  (一)改善河道水系资源条件。发挥大运河(山东段)国家水运主通道、省内内河干线航道作用,根据国家统一部署,分段施策,因势利导,改善和提升水体质量和联通循环能力。

  多措并举优化水资源配置。依托自然水系、调蓄工程、人工水系等,改善大运河及周边河湖水利联系,加强河道保护,统筹实现大运河的生态、防洪、供水、文化、景观、航运等多种功能。根据重要河湖生态流量和生态水位要求,将生态用水纳入水资源统一配置和管理,不断改善黄河及南水北调、南四湖等沿线河湖健康状况。以本地水资源、城镇再生水等为主,以南水北调、引黄济湖、引汶调水等工程调水为适当补充,协调好上下游、干支流关系,保持大运河主河道及沿线主要河流基本生态用水。

  稳妥推进适宜河段通水通航。按照遗产保护相关要求,配合国家黄河以北段复航论证和规划,研究论证黄河以北段全线复航的必要性、可行性和技术经济性。结合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建设,以聊城、德州段为重点,科学实施必要的航道疏浚、边坡护岸处理、碍航设施改造等,逐步恢复河道生态用水,稳妥推进适宜河段通航,优先实现旅游通航。

  优化提升黄河以南段航道条件。稳妥推动实现黄河至济宁段通水通航。对济宁以南至江苏省界段,立足既有航道条件,以供水、水环境改善和水生态保护和修复为重点,提升南水北调东线输水能力,加快推进济宁至徐州段航道三级升二级工程、湖西航道工程、韩庄和万年闸复线船闸工程、梁济运河梁山至邓楼船闸段复航工程,适时实施台儿庄和微山三线船闸工程,提升标准化、网络化航道建设水平,建成国内领先的内河高等级航道。进一步完善提升泉河、上级湖湖西、洙水河、新万福河、老万福河、白马河等支线航道,形成与干线有机衔接的支线网络。

  (牵头部门:省交通运输厅、省水利厅;参与部门:省发展改革委、省自然资源厅、省生态环境厅、省住房城乡建设厅、省文化和旅游厅)

  (二)完善防洪灌溉保障功能。综合考虑防洪、灌溉、水土保持需求,实施运河防洪灌溉提升工程,进一步提升运河防汛标准,完善运河防洪灌溉体系。

  强化防洪体系建设。加快沿河蓄洪区调整和建设,实现洪水“分得进、蓄得住、退得出”,增强区域抵御洪涝旱灾害能力。实施河道综合整治及堤防配套设施达标建设,加强流域重点平原洼地治理,巩固和扩大河沟相连、运行通畅的河道排水体系,提高运河干流及重要支流防洪排涝能力。对滞洪区防洪和安全设施进行全面改造和提升,加快实施东平湖、恩县洼滞洪区修复提升工程,加快推进沂沭泗河洪水东调南下提标工程建设,统筹洪水调蓄、生态保护、河道治理、引湖灌溉,加强卫运河、南运河等关键河道除险加固。

  提升水利灌溉能力。综合考虑现代水网建设需求,升级改造现有灌区水利工程,科学论证引黄补湖、引汶调水、地表水水源地等工程内容、线路及定位,增强与南水北调东线调水的协调性,更好满足运河沿线农业灌溉需要。调整农业生产和用水结构,推进农业节水,加强灌区田间工程配套,实现输水、用水全过程节水,提高农业灌溉用水效率。

  (牵头部门:省水利厅、省农业农村厅;参与部门:省发展改革委、省自然资源厅、省交通运输厅)

  (三)促进岸线保护和服务提升。坚持严格保护与合理利用相结合,根据河湖功能定位,制定差别化的岸线资源利用方案,优化岸线开发利用和保护格局,支撑大运河流域可持续发展。

  优化自然岸线格局。统筹沿线港口发展、工业生产、水利利用、环境资源、旅游开发、城镇建设,合理布局生产、生活、生态岸线,做好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大运河利用段岸线管护提升保护工作。加强用途管制,岸线开发利用要严格落实水资源和生态环境保护利用要求。严防沿岸工业和地产项目过度开发,依法取缔不符合要求的产业、设施,合理安排港口、取排水口等。支持济宁微山湖、台儿庄古城至滕州滨湖红荷湿地开展国家岸线开发利用试验区建设,提升沿岸文化旅游、港航物流、临港产业、城镇建设、生态保护等综合功能。因地制宜实施采砂坑回填整治,严厉打击河道和湖泊非法采砂。

  改善航运服务质量。加快推动港口码头转型升级,推进运河港口资源整合,构建层次分明、布局合理的运河港口群。鼓励港航企业延伸产业链,提升港口设备和船舶环保节能技术水平,建设集运输、物流、仓储于一体的现代水运中心,打造国家高标准内河航运综合运输枢纽。进一步调整航运结构,推广应用新能源和清洁能源船舶,发展内河大宗散货和内河集装箱运输,开辟与上海、连云港等沿海港口中转集装箱支线航运,打造内河集装箱国际港。加快沿河高速公路和集疏运体系建设,大力发展铁水、公水、空铁等多式联运,积极推进铁水联运、物流集聚区建设,形成配套联动的高等级现代运河航运网。完善智能化信息系统,推进数字航道、航运公共物流等多种运输方式综合服务信息平台建设。

  (牵头部门:省交通运输厅、省水利厅;参与部门: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省自然资源厅、省生态环境厅、省住房城乡建设厅、省文化和旅游厅)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