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论要
 
来源:宿迁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
 

一、注重历史性,史料挖掘要充分

老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对于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来说,应当是“建设未动,史料挖掘研究先行”。没有大量客观翔实、辨明考实的大运河历史文化史料做基础、做支撑,建设就是无本之木,就是想入非非,就是凭空乱造。去年,宿迁市政协组织专家学者及时编纂了大运河文化丛书,《运走宿迁》《千年脉动》(即大运河文化资源图谱)《皂河古镇》《运河咏叹》等一套四本,对宿迁市大运河文化资源做了较为全面的盘点、较为深入的认证,较好促进了对其有效保护、有序传承、有为利用。比如现在业已开工建设的皂河龙运城项目,就依据《皂河古镇》一书成果,确立了以治水文化、航运文化和皇家巡游文化为项目核心文化,让这个占地61000亩的文旅综合体形神兼备,站得住,立得起。所以,我建议,各地上报项目到省里审定,要附上相关原始史料作为佐证。比如说乾隆到过这个地方,要把出自哪本清朝正史哪一页哪一段指出来、复印出来。

二、注重整体性,建设立项要均衡

尽管国家发改委下发的《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保护规划》(征求意见稿)把江苏省的淮扬文化、吴越文化列为全国大运河六大文化高地,但不能因此就厚此薄彼,只重视里运河、江南运河段国家文化公园建设,而忽视我们宿迁中运河。“一寸不通,万丈无功”,大运河是涉及多个市份、广阔地域的文化符号,沿线城市一脉相承,就像是一根金线上串起的珍珠,缺了哪颗都不好看。比如位于宿迁段的中运河,为什么从皂河三湾到市区大王庙41公里会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是因为它在整个京杭大运河中拥有无与伦比的特殊地位和作用。过去是,现在依然是。史志多次记载:“淮安为漕运重地,宿迁尤号极冲”“宿迁,小邑也,当南北之冲”“宿迁乃江北首冲之地”“宿迁独当诸水之冲”,等等,正因为它是运河咽喉要冲,它的命运就直接决定了整个大运河的命运,甚至是国运。为此,康熙皇帝才在334年前,痛下决心、拼下狠心派靳辅来宿迁制定和实施新开凿中河这一他心目中的“一劳永逸之计”,通过变“借河为漕”为“避黄行运”,最终完成运河的全线人工化,南北运河从此连贯,漕路也因此大通,“漕艘扬帆,若过枕席”,单从奠定今天京杭大运河最终走势的最后也是最大一次工程来说,没有宿迁的中运河,就没有今天的京杭大运河。如果这次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宿迁不占重要一席,于古于今都是说不过去的,因为现在有几段大运河是像宿迁这样依然保持历史原貌并依然畅通无阻的?

三、注重共同性,文化价值要彰显

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每个项目,即使是综合性项目都应有它侧重点,功能定位、风格定位都应当各有千秋,但不论你是偏重经济的、生态的、旅游的、科教的、城建的,都有一个基本共性,那就是都应当有它适度的文化空间,来唤醒人们的文化记忆,彰显这段运河千百年来积淀的文化价值,让人们感知这里浓郁的文化内涵、文化气息、文化韵味。这个应是各个项目建设的出发点、核心点和落脚点,这也是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区别于其它公园,除了要最大限度地靠近运河两岸、运河流域外,最本质的要求。不然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拿专项资金的钱去搞形象工程或去搞旧城改造去了;要不就是空大架子,除了水,就是树,就是灯光,空荡荡的没有灵魂。它一般应当是一个地方历史的缩影,文化的窗口,是这个地方自然与人文景观的有机融合。所以建议对每个项目,都要在大运河文化要素的提炼和大运河文化标识的注入方面多做探讨,多花心思,以实现国家《规划》中所言的“生动呈现中华文化的独特创造、价值理念和鲜明特色”。当然,每个公园都是具象的,都是真切的存在,鲜活的呈现,不能玩概念,要有让人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大运河文化元素、文化景观;要个性独具,避免同质化,城市建设“千城一面”,我们不能搞成“千园一面”。

四、注重多元性,民意呼声要倾听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指出:“把加强顶层设计与坚持问计于民统一起来……符合人民的所思所盼”。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这事真不能光听专家的,更不能光听世面上那些“万精油”似的设计公司的。许多普通百姓祖祖辈辈生活在运河两岸,他们知运河、懂运河、爱运河,对运河的明天有许多期许,对运河保护利用有许多想法,应当予以尊重,畅通他们发声的渠道。所以希望在规划建设和管理利用中要将走群众路线贯穿始终,汇聚民智、尊重民意、发动民力,让人民群众共同参与保护和共享运河文化,不要成为一句阳奉阴违的空话。

五、注重协调性,机制运转要科学

加快推进江苏省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必须上下左右联动,联动的好不好,关键看统筹协调协商的工作机制运转得科不科学,正不正常,这是各市各部门各项工作高效协同、有机有序展开的重要保证。比如项目申报的公平竞争机制,我们作为欠发达地区就很在乎这一点,担心审批过程中会不会出现“暗箱操作”,打“人情分”,能不能苏南苏北一视同仁。还有正常的联席会议制度、沟通交流渠道,都是必不可少的,希望能健全完善并得到落实。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