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史话丨大运河扬州段,京杭大运河的精华(上)
 
来源:学习强国平台
 

 

江苏扬州,运河的原点城市,是运河世界申遗的牵头、并且成功的城市,无愧于举世无双的运河城。大运河扬州段,北起淮宝交界处的小涵洞,南至扬州施桥镇六圩,全长126公里多,是江苏运河的代表,是京杭大运河的精华。

徜徉运河,我们应该怀念改天换地的先杰,倡导他们的为国为民情怀,感谢他们在扬州这块土地上创造了璀璨文明。

春秋邗沟开凿,开中国大运河滥觞

人类的历史就是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历史。春秋吴王夫差兴师北上,于是征发民夫,从长江经邗城向北凿邗沟,连接现成的湖泊,达到淮河,这就是《左传》记载“吴城邗,沟通江淮”,虽然吴王北上造成吴国灭亡,邗城归越,是一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悲剧。但是运河一旦形成,它的历史价值就不再囿于当初决策者军事作用的初衷,而自然向经济、交通作用转换。据《天下郡国利病书》记载,汉代的扬州是吴王刘濞的封地,不仅重新疏浚拓宽邗沟,而且开邗沟支道。到东汉末年,太守陈登调整邗沟旧道,称建安故道,这次修整,自广陵雷塘至末口的水道大体取直,相当于今里运河一线,成为南北通行之路。

正是赖于运河沟通了江、淮、海,扬州“国用饶足”,人丁兴旺,都市繁荣,农业、手工业、商业空前发达,尤其是煮盐和冶炼。1979年春,在高邮天山汉墓中出土大量文物达千件之多,反映出扬州手工业的发达和商业的繁荣,扬州的商贾将丰富出产运往全国各地,扬州经济呈现出鲜明的外向性。

隋代开创南北运河的整治和开凿新纪元

隋文帝开凿山阳渎,大体循吴王夫差所开的邗沟故道。隋炀帝即位后,为了沟通漕运,解决两京大批官员和军队的粮食,同时也为了解决“关河悬远,兵不赴急”,以方便军事运输,加强京城与洛阳的联系和对河北、江南等地的控制,开凿了古今中外闻名的南北大运河。

其贡献是在以往历代修凿的基础上,更做大规模的全面整治,使运河贯通江浙和黄淮平原,把黄河、长江两大文明摇篮连成一气。其设计都是借用了许多天然水道,全线完工2700多公里。仅六七年,其经验是,分段设计施工,一次通航成功,在地形勘测,线路选择,水量节制,水位平衡等方面,都表现了成熟的魄力。是监修者皇甫仪、阎毗、任洪则和工程技术人员管理水平高超科学,是建设者包括妇女在内的隋代广大劳动人民辛勤劳作,智慧贡献。

隋后扬州运河,志士仁人不断承续奋斗

唐朝齐浣开挖瓜洲、扬子镇之间的伊娄河,称为瓜洲运河或扬州新河,省去了迂道之苦,舟溺之危,带来了岁利甚巨。临江、靠海地缘条件,加上运河的连江通海,唐代扬州“淮南江北海西头”的优势凸显,“缘水而兴”,揭开开放发展新的篇章。

在世界口岸史上,海港口岸都是先于航空口岸和陆路口岸之前产生的。唐代扬州是东南地区的最大都会和对外经济文化交流的四大港口之一,中国在汉代建立了广州港,后来相继建立了杭州港、温州港、泉州港和登州港等对外贸易港口。尽管唐代才兴建了扬州港和明州港,但因扬州港处于大运河和长江的交汇点,为当时水陆交通枢纽,陆上、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后来居上,在四大对外贸易口岸中,扬州地位仅次于老港口广州。

此时扬州物产丰饶,广阔的平原,亚热带气候,雨量充足,丰厚的水利资源,耕地面积不断扩大,促进了纺织业、制茶业、编织业及其他手工业的发展,有“富甲天下”“扬一益二”的美誉。其时太湖流域的丝、江南丘陵的茶、江西的木材、昌南镇的瓷器、四川的蜀锦、药材都以扬州为集散地,在国内市场中起着“南北大冲,百货所集”的地位,繁忙热闹难以尽言。

筑巢引凤,当时在扬外商达1万多人,多为大食、波斯人,即今阿拉伯、伊朗一带的商人,也有日本、新罗国商人。曹聚仁据唐代之全盛,说“扬州之成为世界城市,有一千五百年光辉的历史,比之巴黎、伦敦要早。它是我们艺术文化集大成的所在,比之希腊、罗马而无愧色”。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