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史话丨大运河扬州段,京杭大运河的精华(下)
 
来源:学习强国平台
 

元、明、清三代,运河真正成为南北水上大动脉

元、明、清三代均建都北京,运河的整治一直是裁弯取直、疏浚清淤、开挖支道几管齐下。康雍乾三朝重视对黄河和运河的治理,“南巡之事莫大于河工”(乾隆),督察河工是南巡重要内容,如开凿皂河与中河,加固高家堰和淮扬运河的堤防及减水闸坝,开陶庄引河,疏浚运河和归江归海河道。嘉庆皇帝在朝廷为引黄入运争执不下时,问政扬州王念孙,他一言九鼎,阻止引黄入运。此时京杭大运河不再绕道开封、洛阳,由“弓”形变成“弦”形,大大缩短路程,全长由2700公里减为1794公里,真正成为南北水上大动脉,运河之水,恩泽于民。

清代,尤其是康雍乾时期,扬州正是依赖运河交通,经济再次兴盛,其时世界有10个拥有50万以上居民的大城市,中国就有6个,扬州位列其中。明清的漕运由长江入运河,由瓜洲、仪征二港转运江南漕粮量,岁运在350万担左右,占全国漕运总量的81%。扬州是两淮盐业的大本营,是我国长江流域中部各省的食盐供应基地,扬州所产海盐经运河畅销南方诸省。国家重要财政收入盐课占国家财政收入之半,而其中两淮盐课又占一半。城里盐商云集,水上盐船如梭,四方大贾侨居扬州者达数十万,富者以千万计,百万以下者,皆谓之小商。

由盐业带动了南北货业、手工业、商业的繁荣,市内行铺众多,货物充盈,形成不同消费层次的商业网络。荟集扬州的盐商大亨,大兴土木,竞修私宅园林,戏曲歌舞,琴棋书画,茶酒点肴,花鸟园艺,说不尽的太平景象、富贵风流,使扬州成为与苏州、杭州鼎峙的园林城市、繁华都市。

新时期运河仍旧浩浩汤汤,焕发青春活力

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是民族性和世界性兼容的文化名片,扬州运河不是木乃伊,而是活化石,永远保持青春活力。2500年来,生于斯、长于斯、奋斗于斯的扬州人,凭借自己的智慧、汗水和顽强毅力,筚路蓝缕,纾解困境,砥砺奋进,坚韧前行,在扬州这块土地上创造了运河璀璨文明。天佑扬州,扬州运河不仅三条主流浩浩汤汤,而且数条支流构成了“一湖两古”的水乡江南。

扬州“因河而美”,当进一步提升扬州运河的美丽环境,挖掘运河丰富深刻的文化内涵。高水平推进大运河文化观光带建设:成功建设了中国大运河博物馆,成为大运河沿线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最重要的标志;推进扬州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大运河国际非遗文博园、隋炀帝墓考古遗址公园等文博园区建设,以加快形成“一馆多园”格局;扬州段的运河正打造成为“绿色运河”“魅力运河”“安澜运河”“多彩运河”的先导工程和示范工程。扬州运河理应称为文化展示窗口,以接地气、有丰度的运河文化成果为扬州发展服务。

今天,运河航道仍旧是江苏省的水运黄金线:2019年,京杭运河扬州段船舶通过量超过4.22亿吨;该年915日,邵伯船闸单日船舶通过量达114.5万吨,创全国内河船闸日船舶通过量的最高纪录。扬州段运河的运力相当于同里程的两条铁路。

运河航道还承担南水北调东线源头的输水重任。现已兴建江都和宝应两个泵站,其中宝应站是南水北调工程的第一座泵站,而江都站则被誉为“远东第一站”,通过这两个泵站,可将南方水一路送往山东、京津唐地区。一期工程实施后,每年可给北方输送150亿立方米水,从根本上解决北方地区缺水之苦。作为东线源头,扬州南水北调工程的巨大规模、先进设备、现代化管理都可以作为旅游资源开发。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2015-2018)
苏ICP备11034748号-1